2022年1月28日

陝西西北新技術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
 
GEM上市委員會2021年11月5日發信通知陝西西北新技術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將取消該公司於GEM的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2年1月28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及上市科提呈的所有陳述,最終裁定應根據《GEM上市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從事汽油添加劑及硫醇等石化產品的開發、生產及銷售業務。該公司股份自2003年7月3日起於GEM(時稱創業板)上市。
 
2.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該公司於2020年1月暫停生產。2020年7月27日,該公司宣布其公司秘書已於2019年9月18日辭任,直至當時公司秘書的職位仍然懸空。
 
3. 該公司股份於2020年10月21日暫停買賣,因為該公司未有刊發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經審核年度業績。上市科於2020年11月24日對該公司可能違反《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的規定表示關注。
 
4. 該公司須符合上市科施加的若干條件(復牌指引)才可復牌,包括該公司須:
 
(a) 刊發所有《GEM上市規則》規定刊發而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修訂意見(復牌指引1);
 
(b) 證明其符合《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的規定(復牌指引2);
 
(c) 證明其符合《GEM上市規則》第5.14條下有關公司秘書的規定(復牌指引3);及
 
(d) 公布所有重大資料,讓該公司股東及投資者得以評估該公司的情況(復牌指引4)。
 
5. 該公司於2021年4月30日委任新公司秘書。2021年5月,該公司於部分生產線轉型後恢復生產。
 
6. 該公司於2021年9月7日宣布其核數師已辭任,並於2021年9月13日委任新核數師。儘管該公司於2020年及2021年刊發了若干未經審核中期及季度業績,2019年及2020年的經審核年度業績仍未刊發(尚未刊發業績)。
 
7. 該公司於2021年10月19日要求將復牌期限由2021年10月20日延長至2021年11月5日。2021年10月22日,該公司表示尚未刊發業績的刊發日期會進一步延至2021年11月30日。2021年10月25日,該公司表示尚未刊發業績可能會被其核數師發出無法表示意見聲明。該公司於2021年12月30日再修改時間表,將尚未刊發業績的刊發日期延至2022年4月17日。
 
8. GEM上市委員會於2021年11月5日決定取消該公司的GEM上市地位。該公司於2021年11月16日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覆核上述決定。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9. 《GEM上市規則》第9.01條訂明:「 本交易所在批准發行人上市時必附帶如下條件:如本交易所認為必需保障投資者或維持一個有秩序的市場,則⋯⋯本交易所均可在其認為適當的情況及條件下,隨時將任何證券短暫停牌、停牌或指示復牌又或將任何證券除牌。」《GEM上市規則》第9.04條進一步規定聯交所在任何情況下均可指令發行人的證券短暫停牌或停牌。
 
10. 《GEM上市規則》第9.14條訂明:「根據《GEM上市規則》第9.01條,本交易所可在任何情況下(包括但不限於⋯⋯)及於發行人的證券已持續停牌一段長時間而發行人並無採取足夠措施令證券復牌的情況下,取消發行人的上市地位。」
 
11. 《GEM上市規則》第9.14A(1)條訂明:「在不損害第9.14條給予本交易所的權力的情況下,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2個月的證券除牌。」
 
12. 上述規定的實際效果是該公司若未能於2021年10月20日或之前復牌,便可以被除牌。
 
13. 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 提供有關長時間停牌及除牌的進一步指引。根據GL95-18,《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了解除牌程序。《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期望能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爭取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14.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GL95-18第19段指出補救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延長。
 
15. 《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於2019年10月1日修訂)訂明:「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
 
16. 指引信HKEX-GL106-19 (GL106-19) 提供有關業務充足水平的進一步指引。
 
GEM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7. 2021年11月1月,上市科向GEM上市委員會建議將該公司除牌。上市科提到該公司的股份自2020年10月21日起暫停買賣,而截至2021年10月20日止該公司仍未能復牌。
 
18. GEM上市委員會在2021年11月5日作出的決定中提到該公司委任了公司秘書,因此符合復牌指引3,但未有符合復牌指引的其餘條件。
 
19. GEM上市委員會拒絕了該公司要求延長復牌期限的申請,理由是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情況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GEM上市委員會決定根據《GEM上市規則》第9.14A(1)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20. 該公司於2021年12月13日及2021年12月30日向上市覆核委員會呈交書面陳述,並於2022年1月28日的聆訊期間作出口頭陳述。
 
  復牌指引1:刊發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復牌指引4:公布所有重大資料
 
21. 該公司承認其未有履行復牌指引1及復牌指引4。該公司於聆訊上要求延長復牌期限,以於2022年4月17日或之前刊發尚未刊發業績以及經重計的2020年及2021年中期及季度業績。
 
22. 該公司表示其核數師已完成尚未刊發業績的大部分審計工作,唯獨以下兩項問題仍未解決。該公司核數師未能自該公司之前的核數師取得工作文件,以確認該公司若干資產及負債已公平地呈列於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財務報表內(問題A)。該公司核數師亦未能取得足夠的審計證據,以就該公司於兩家聯屬公司的投資進行估值(問題B)。
 
23. 就問題A而言,該公司於書面陳述中表示其前核數師會於2022年1月底前向其現任核數師提供相關審計證據。於2022年1月28日的聆訊上,該公司確認其前核數師尚未提供有關證據,但堅持其可就問題A完成必要的審計工作,並於2022年4月17日或之前刊發尚未刊發業績。該公司表示問題A一旦解決,其核數師料即會就問題A發出無保留意見。
 
24. 就問題B而言,該公司解釋其未能自兩家於香港的聯屬公司取得經審計財務報表,是因為有關公司於2020年1月進入了解散程序。該公司確認,就問題B而言,預期其核數師會就2019年經審計業績發出保留意見。
 
25. 該公司辯稱其未能解決問題A及B以致未能於復牌期限前提供尚未刊發業績,是由其無法控制的事件所致。聆訊上,該公司詳細交代了有關事件,包括難以向其核數師送遞審計文件,以及難以符合核數師提出的文件要求(該公司聲稱該要求並不合理)。該公司表示,根據GL95-18第43段及《上市規則》第13.50A條,其應獲給予更多時間解決問題A及B。
 
  復牌指引2:符合《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
 
26. 該公司表示其已履行復牌指引2。該公司指雖然其由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停產,但這只是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後部分生產線轉型造成的暫時性停產。於2021年6月恢復生產後,該公司基本業務模式並無重大變更,其管理層繼續留任,主要客戶及供應商亦維持穩定。
 
27. 儘管該公司確認其於2019年及2020年的12月31日的現金及銀行結餘均極少(有如該公司向上市覆核委員會呈交的2020年年報草擬本所顯示),但其解釋是因為其已將閒置資金用來向獨立第三方提供短期貸款以賺取利息。於2021年11月30日,該公司錄得現金及銀行結餘為人民幣4,400萬元,該公司表示有關結餘足以用作直至2022年12月31日的營運資金。
 
28. 該公司根據GL106-19而辯稱,在評估發行人業務是否可行及可持續時,聯交所應同時考慮發行人過去的往績紀錄現時的營運。根據該公司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收入預測人民幣3,800萬元及經營溢利人民幣500萬元,該公司稱其營運及財務狀況已回復至與2020年1月停產前差不多甚或更佳的水平。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
 
29. 該公司稱其未有履行復牌指引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所致,並以2020年12月的《上市發行人監管通訊》為依據,聲稱因此應予其更多時間履行復牌指引。
 
30. 該公司於2021年12月30日的陳述中稱疫情造成的干擾使其未能於2020年1月至2021年9月期間完成所需的審計工作,以刊發尚未刊發業績。該公司又稱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的停產完全是因為疫情所致,而概無其他與疫情無關的原因造成當時的停產。
 
31. 於聆訊上,該公司確認審計工作有延誤的部分原因與疫情無關,因為該公司會計部僱員未能遵照該公司核數師的要求,而該公司的核數師又因為假設不會影響該公司的復牌時間表而延遲了其實地審核的工作。
 
32. 該公司亦確認停產期間部分時間是用於進行部分生產線的轉型。
 
上市科的陳述
 
33. 上市科於2021年12月20日向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書面陳述,並於2022年1月28日的聆訊期間作出口頭陳述。
 
34. 上市科指該公司未有遵守復牌指引,並認為延長復牌期限並不恰當,因為該公司情況並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其中:
 
  復牌指引1:刊發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復牌指引4:公布所有重大資料
 
35. 上市科指該公司未有遵守復牌指引1及復牌指引4,因為尚未刊發業績仍未刊發,而之前刊發的2020年及2021年中期及季度業績需待尚未刊發業績的審計工作完成後重計。
 
36. 上市科對該公司無法於短期內刊發尚未刊發業績表示關注,因為在聆訊上,該公司仍未能確認其前核數師已向其現任核數師提供完成尚未刊發業績所需的審計證據。此外,即使該公司於建議的時限內刊發尚未刊發業績,也可能附帶核數師的保留意見。上市科確認,該公司須確保其已就尚未刊發業績解決所有核數師保留意見,才可符合復牌指引1。
 
  復牌指引2:符合《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
 
37.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已符合《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儘管該公司已刊發若干未經審計財務資料,其並未刊發2019年及以後的經審計年度業績,以讓投資者適當評估該公司的業務活動、營運狀況及財務表現。
 
38. 即使依據已刊發的未經審計財務資料,上市科仍對該公司能否確定其業務可行及可持續有疑問。該公司自2021年5月開始營運起收入只有人民幣2,800萬元,營運規模甚小。有關收入應不會大幅增長,因為該公司2022年全年的預測收入只有人民幣3,800萬元。此外,由於尚未刊發業績的審計工作還沒完成,該公司核數師未能提供告慰函,以支持該公司所呈交的各項預測。
 
39. 上市科指該公司聲稱其與客戶訂有主協議,但有關協議並無法律約束力,並須待實際收到購買訂單後才可銷售產品並產生收入。由於主協議並無約束力,該公司能否產生足以讓其業務持續發展的收入仍成疑。
 
40. 上市科質疑該公司能否維持穩定的資金來源及足夠的營運資金。該公司2019年及2020年的未經審計業績顯示其僅有極小量現金。截至2021年9月30日,該公司根據收回的若干短期貸款錄得(未經審計)現金人民幣4,500萬元。上市科指該公司日後可否維持足夠的現金,便視乎其能否繼續向借款人收回短期貸款。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
 
41. 上市科並不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足以構成給予該公司額外時間履行復牌指引的條件。根據2020年12月的《上市發行人監管通訊》,上市科反駁指該公司未能確認其沒有能力履行復牌指引為新冠肺炎疫情直接造成的干擾所致,而非由其他實質問題所致。
 
42. 其中,上市科特別指出,該公司尚未刊發業績遲遲未能刊發,是因為該公司與其前任及現任核數師一直未能就若干審計問題達成共識,包括該公司未有向其前核數師支付尚未支付的專業費用,導致前核數師拒向該公司現任核數師提供所需的工作文件。
 
43. 上市科指該公司長期停產是由於大部分生產設備的壽命均已結束,整個生產線都需要大幅轉型。不論是否有新冠肺炎疫情,其生產線都需要進行上述轉型。
 
44. 上市科指,基於上述理由,GL95-18第43段及《上市規則》第13.50A條亦不適用於本個案,因為該公司未能確定是不在其控制範圍的原因導致其未能履行復牌指引。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45. 上市覆核委員會看到各方就該公司有否履行復牌指引2及能否證明其有《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所述的足夠業務運作及資產各執一詞。上市覆核委員會關注的是該公司未必有足夠的現金儲備維持其營運並履行復牌指引2,因為2021年錄得的(未經審計)現金狀況是經短期貸款償還(而非營運收益)產生。上市覆核委員會亦知道該公司與上市科於聆訊上未能就該公司有否適當向上市科傳達其部分生產線轉型及恢復生產的計劃達成共識。整體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其沒有必要就此事或就該公司是否符合《GEM上市規則》第17.26條作出決定,因為有關事宜並無爭議空間,而該公司亦已於復牌期限及聆訊之日承認其未有履行復牌指引1及復牌指引4。
 
46. 由於該公司未有達到所有復牌指引,截至聆訊當日其股份仍未恢復買賣,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結論是,根據《GEM上市規則》第9.14A條已可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47. 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其決定的主要考量在於該公司延長補救期的申請是否有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支持。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GL95-18清晰規定「上市委員會只會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延長補救期」。GL95-18列明上市委員會在以下情況可以延長補救期:「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是「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
 
48.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仍有若干尚未進行的實質步驟,其核數師才能完成尚未刊發業績的工作,例如該公司尚未提供由其前核數師提供的過往工作文件以及用於對該公司在兩家聯屬公司的投資進行估值的文件。此外,有如該公司於聆訊上所確認,尚未刊發業績完成後也很可能附帶該公司核數師的保留意見。上市覆核委員會關注到,若年度業績附帶仍需予處理的核數師保留意見,則該公司仍不足以符合復牌指引。
 
49. 考慮到所有陳述及證據,上市覆核委員會裁定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已實施必要的行動履行復牌指引,亦未能證明其可於短期內履行任何尚未完成的步驟。上市覆核委員會亦與上市科有同樣的疑慮,指該公司過往一再未能按預計日期刊發尚未刊發業績,之前其與上市科的溝通及向上市覆核委員會呈交的陳述中已不斷延遲有關日期。
 
50. 最後,上市覆核委員會考慮了該公司就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作出的反駁,但發現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是由一系列因素所致,當中不少均與新冠肺炎疫情無關,而是該公司可以控制之事,包括該公司僱員未有遵照核數師的要求、該公司與前核數師的糾紛未能解決時太遲轉換核數師以及該公司未有向前核數師支付未付費用,導致前核數師拒向該公司現任核數師提供過往的工作文件。
 
51. 由於該公司未能按GL95-18所載原則確定或證明其有任何特殊情況,上市覆核委員會裁定該公司的補救期不可延長。
 
決定
 
52. 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GEM上市委員會的決定,即根據《GEM上市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