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3日

中國之信集團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
 
GEM上市委員會2021年6月11日發信通知中國之信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1)將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其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1年9月23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須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自2011年1月起在GEM(時稱創業板)上市。該公司的股份自2020年5月18日暫停買賣,導致停牌的原因是該公司未能如期刊發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22019財政年度3)的經審核全年業績以及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三個月的第一季業績。
 
2. 該公司於停牌前從事下列業務(統稱原有業務):
 
(a) 零售及批發奢侈品牌銀器、銀質餐具及奢侈品(銀器業務);
 
(b) 研發、製造及銷售充電鋰電池、電動汽車的汽車零部件、電動巴士系統解決方案並提供相關諮詢服務(電動汽車業務);及
 
(c) 提供營銷及管理服務、銷售及分銷能源及石油化工相關產品(能源及石油化工業務);
 
3. 該公司的第二大股東及前執行董事(已於2019年12月辭任)章根江先生(章先生)因非法挪用公款被捕。中國公安部查封了章先生的資產作刑事調查,在此過程中部分經營附屬公司的資產(包括賬冊紀錄)遭到查封;這(加上其他因素)令銀器業務及電動汽車業務均停止運作(銀器業務於2019財政年度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電動汽車業務於2020財政年度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該集團的相關負責人員及僱員相繼離職後,該公司無從獲取經營附屬公司的賬冊紀錄,能源及石油化工業務亦因而於2020財政年度停止運作並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實際上,該公司已經將原有業務及相關附屬公司的運作停止並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不再綜合計算業績)。
 
4. 該公司所有獨立非執行董事及授權代表於2020年7月至12月期間先後離任。因此,該公司不符合《GEM規則》第5.055.05A5.245.285.34條的規定。該公司於2020年12月分別委任了3名獨立非執行董事、2名執行董事以及2名新授權代表。因此,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已經於2020年12月改頭換面。自2020年12月起,該公司的執行董事為駱皇世先生(駱先生,2021年2月9日獲委兼任主席)以及陶樺瑋先生(陶先生)。
 
5. 在2021年3月,該公司以代價人民幣1元完成收購深圳南星汽車電子有限公司(深圳南星)的51%權益。賣方是一家由駱先生創辦兼任主席的公司。該公司通過此收購展開了汽車配件業務
 
6. 該公司分別於2021年2月及5月刊發了2019財政年度及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並於2021年6月刊發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個月的未公布第一季業績。該公司的核數師中匯安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核數師)對2019及2020兩個財政年度的業績發表無法表示意見聲明。核數師對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有下列審核修訂意見:
 
(a) 審核憑證不足,導致多項財務項目及披露的審核範圍受限;
 
(b) 不能確定該公司能否持續經營,因為考慮到(i)該集團2020財政年度錄得虧損6.006億港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錄得流動負債淨額及負債淨額各1,570萬港元;及(ii)後續事件(包括不再綜合計算業績)。
 
7. 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下列復牌指引,該公司須在上市科信納其已符合該等指引後才可復牌:
 
(a) 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修訂意見(復牌指引1)
 
(b) 證明其已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復牌指引2);
 
(c) 重新符合《GEM規則》第5.055.05A5.245.285.34條(復牌指引3)
 
(d) 該公司須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其股東及其他投資者得以評估其情況(復牌指引4)。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8. 《GEM規則》第9.14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2個月的證券除牌。」
 
9. 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指出,停牌的發行人須在補救期屆滿前處理所有導致其停牌的事宜,否則上市委員會可將該發行人除牌。
 
10. 該公司的股份自2020年5月18日起暫停買賣。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的規定,若該公司未能於2021年5月17日或之前復牌,便可被除牌。
 
11. GL95-18第8段強調,《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了解除牌程序。《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期望能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爭取復牌。
 
12.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3.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例如:(a)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是(b)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
 
14. 《GEM規則》第17.26(1)條規定,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
 
GEM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5. GEM上市委員會於2021年6月11日考慮了有關事宜。基於該公司未能於2021年5月17日或之前符合聯交所施加的復牌指引並復牌,GEM上市委員會裁定須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6. 由於上市科對該公司符合復牌指引3不再有異議,該公司表示其已符合所有復牌指引,其陳述側重於復牌指引1及復牌指引2。
 
  復牌指引1: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修訂意見
 
17. 該公司聲稱其已經刊發了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包括刊發2019財政年度及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以及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個月的第一季業績。
 
18. 就導致核數師對其2020財政年度全年業績發表無法表示意見聲明的審核修訂意見,該公司的陳述如下:
 
(a) 就該公司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之附屬公司的賬冊紀錄丟失而引致的審核修訂意見,該公司表示,其已將所有經營原有業務而已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的附屬公司以象徵式代價全部售予獨立第三方。在2021年5月24日,該公司出售了從事能源及石油化工業務的附屬公司;在2021年8月19日,該公司出售了從事銀器業務以及電動汽車業務的附屬公司。該公司進一步指(經核數師確認),因其他項目審核範圍受限導致的審核修訂意見完全歸因於已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的附屬公司。由於已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的附屬公司經已出售,該公司表示核數師已確認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其對該公司的財務狀況表預期不會附有審核保留意見,至於餘下在該公司2020年報中的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聲明,則預期可於2022財政年度或2023財政年度的綜合財務報表中移除。
 
(b) 關於不確定能否持續經營的審核保留意見,該公司聲稱:考慮到(i)駱先生及陶先生承諾提供不少於4,000萬港元,令該公司可應付截至2023年3月21日止兩個年度的營運資金需要(該承諾)(截至2021年8月23日駱先生已據此承諾向該集團墊款440萬港元);(ii)汽車配件業務2021財政年度的最新預測收入、毛利及純利分別為2.399億港元、2,250萬港元及970萬港元,意味著該公司將有充足的營運資金;及(iii)該集團能成功改善自身營運資金、現金流狀況及財務狀況,核數師同意上述審核保留意見預期可於2021財政年度移除。該公司並擬進行供股,進一步集資約3,040萬港元(建議供股),用作汽車配件業務的經營及發展。
 
  復牌指引2:證明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
 
19. 該公司停止了原有業務後,嘗試靠汽車配件業務證明其業務是具有實質內容、可行及可持續。
 
20. 面對汽車配件業務經營歷史短暫的質疑,該公司回應表示,該業務模式與先前的電動汽車業務十分相似,二者的收入都主要來自汽車零部件及配件的銷售,同樣依賴工作人員的技術專業知識來向客戶提供相關服務。
 
21. 該公司認為其汽車配件業務是具有實質性、可行及可持續的,理由如下:
 
(a) 自GEM上市委員會作出裁決至2021年8月4日這段期間,該業務的客戶數目已由3名增至7名。所有客源都是憑著高級管理層(包括該公司主席)的經驗及業務網絡發掘而來。另外該公司還在與不少於2名新客戶進行商討中。
 
(b) 該公司訂立的銷售合約涉及超過6款汽車零部件及配件的供應,計劃中還將有不少於5種產品。
 
(c) 該公司與3名客戶訂立了三年期的總協議。汽車製造商慣常要求在某車型號的供應期內有持續穩定的零部件供應,因此上述長期合約目的是確保供應不間斷。客戶通常會每月下單,註明具體數量及交付日期。
 
(d) 該業務的主要競爭優勢為管理層在汽車業有悠久經驗及豐富業務網絡,技術人員團隊亦有豐富經驗、業務聯繫、專業知識及技能。此等競爭優勢不易抄襲或瞬間建立,因此市場進入障礙甚高,而該公司憑此優勢得以在業務開展後迅速招攬客戶、分包商並開發產品。該公司提供的產品都是通過使用市場可得的零部件由內部設計和開發。該公司聘請了高資歷、經驗豐富的團隊來設計、開發及提升產品。該等產品適合在汽車上使用,配有精密電子及機械部件,力求滿足在汽車移動環境所需的高度耐用及堅固性。該公司在訂立銷售合約前,會先從認可分包商處取得生產成本的報價,然後按成本加成基準決定售價,主要參考產品成本以及9%至10%的利潤率,以反映該公司所提供的附加值。
 
22. 在該公司2021年8月4日及2021年8月24日的最新書面陳述中,其提供了2021及2022兩個財政年度的最新財務預測數字:預期收入分別為2.399億港元及3.38億港元;預期毛利分別為2,250萬港元及3,220萬港元;以及預期純利分別為970萬港元及1,780萬港元。於聆訊上,該公司表示預計2021財政年度及2022財政年度的除稅前溢利分別約為1,400萬港元及2,400萬港元。該公司表示,2021財政年度的預測收入是以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實際收入7,280萬港元為基礎,並假設餘下六個月的每月收入都維持在2021年6月收入3,070萬港元的相近水平。就2022財政年度業績方面,該公司表示預測收入的計算是假設整年度每月收入都維持在2021年6月的同一水平,同時假設2022財政年度的開支將有3%的增長。該公司強調以上假設顯示其謹慎保守的態度。
 
23. 該公司進一步表示,收購深圳南星並不構成《GEM規則》第19.06B條下的反收購,理由如下:
 
(a) 該公司於2021年1月25日簽署收購協議時,不再綜合計算業績之事尚未發生,當時該公司尚在編制2019財政年度及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其後分別於2021年2月及5月刊發)。在2021年1月收購前,該公司不曾就不再綜合計算業績作過任何決定,該公司董事會是直到2021年5月與核數師商討協定後,才決定不再綜合計算業績應追溯至2020年12月。根據達成協定當時可獲得的最新公開業績(即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及2018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收購並不構成《GEM規則》第十九章項下的須予公布交易,原因是規模測試不應事後孔明,以該公司不再綜合計算業績後的規模來計算。
 
(b) 於收購時,深圳南星除卻現金、預付款及應付賬款外,概無任何經營活動或重大資產。它只是一家殼股公司,不具備該公司可用以實現借殼上市的實質業務。該公司在聆訊上強調,有關汽車配件業務的合約是在2021年1月議定收購深圳南星後才開始談判並達成。該公司解釋說,新冠疫情耽誤了內地相關手續的進度,因此收購直到2021年3月才完成。
 
(c) 該公司於收購前已停止所有業務運作。深圳南星於收購時概無業務活動,亦無重大資產。因此該公司的業務規模於收購前後均無變化。
 
由於汽車配件業務沿襲了電動汽車業務的同一業務線,所涉汽車零部件及配件種類、委聘外部分包商作生產的業務模式以及目標客戶都十分相似,因此該公司的主要業務並沒有任何根本性的變化。
 
上市科的陳述
 
24. 上市科對該公司是否符合復牌指引1、復牌指引2及復牌指引4有爭議,但基於該公司已委任必要的董事會成員及授權代表,上市科對該公司履行復牌指引3再無異議。
 
  復牌指引1: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修訂意見
 
25.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未能符合復牌指引1中有關處理所有審核修訂意見的要求。
 
26. 就關於審核範圍受限的審核修訂意見,上市科表示並不清楚該等意見是否僅歸因於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的附屬公司,亦不確定出售該等公司是否就能悉數處理和解決該等意見。就有關不確定是否能持續經營的審核保留意見,上市科表示:(i)駱先生及陶先生二人都不覺有提供所承諾的資金,而該公司也未能證明駱先生及陶先生財務上有能力可及時提供有關資金;及(ii) 預測的收入數字成疑,因為有關付款的安排並不清晰,亦不確定客戶會否及時支付足夠的款項以確保該公司有充足的營運資金(因該公司並無任何現金及銀行結餘)。
 
27. 考慮到該公司2021財政年度上半年的中期業績所錄得的流動負債淨額、負債淨額及負營運現金流,上市科於聆訊時依然不信納該公司已處理有關其能否持續經營的審核保留意見。上市科亦不信納該承諾及其財務預測有助處理該審核保留意見。
 
  復牌指引2:證明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
 
28.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未能符合復牌指引2的要求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且具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使其證券可繼續上市。
 
29.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在停牌後已將原有業務的運作停止並不再綜合計算其業績,意即該公司已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的規定。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僅錄得總資產128,000港元,負債淨額及流動負債淨額均超過1,570萬港元,而現金及銀行結餘為零。
 
30. 上市科認為,汽車配件業務並沒有實質性、不可行及不可持續,無法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原因如下:
 
(a) 於收購深圳南星時,汽車配件業務並無任何營運或業績紀錄:其2020財政年度未經審計的賬目並沒有任何收入入賬,同時產生681,000港元的淨虧損。深圳南星於2020年7月才註冊成立。其於2021年3月開始經營,業績紀錄期僅6個月,客戶及銷售合約數量均不多。
 
(b) 該業務依賴的客戶不多,只有7名客戶,其中4名是一次性的客戶。雖然其餘3名簽訂了為期三年的總協議,但總協議下的實際訂單數目取決於客戶與該公司每個月議定的採購合約。因此,尚不清楚這些總協議是否包括有法律約束力的採購承諾,並能及時為該公司產生足夠的收入支持業務的可行及可持續性。
 
(c) 該公司沒有解釋其如何在議定收購深圳南星後短短6天內便能夠招攬2名新客戶,獲得總收入達人民幣2.35億元的三年期總協議並找到相關的分包商,特別是考慮到其經營歷史不長、缺乏業績紀錄,而且該公司曾表示所有產品都是內部設計及開發。
 
(d) 該業務採用輕資產方式,業務模式簡單,主要是將生產外判給數名分包商,並採用背靠背基準經營,於接獲客戶訂單後才向分包商下單生產。因此,該業務的市場進入門檻不高,隨時可以在不牽涉太大成本下設立及終止。
 
(e) 雖然該公司聲稱業務有9%至10%的毛利率,但沒有詳細解釋當中其提供的技術或技能又或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說明其如何能賺取有關利潤率。從現有產品的偏低單價可見,有關的技術或技能似乎價值不高。該公司能否在日後的銷售協議中維持這一利潤率亦令人質疑。尤其是,該公司完全依賴分包商進行生產,分包商收取生產費用後該公司還會否有足夠利潤仍存疑。
 
(f) 該公司並未證明其有任何穩健的業務策略或計劃,以持續確保足夠的客源來保證業務的可行及可持續性。該公司的營銷計劃均取決於管理層的業務網絡及銷售團隊的努力,可謂非常空泛。雖然該公司聲稱客戶是由深圳南星的高級管理層找來的,但其沒有詳細說明這些經驗及業務聯繫未來如何能支持該業務的財務表現,確保其可行及可持續性。
 
(g) 上市科質疑該公司的財務預測是否可信,包括2021財政年度的預期收入2.399億港元,因為那假設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每月收入都可維持在相若水平,但考慮到上文所述的總協議下的採購承諾之不明確因素,這假設的基礎並不清晰。
 
31. 在資產方面,上市科關注該公司沒有足夠的資產支持營運,理由是截至2021年6月30日,該公司僅有現金511,000港元,流動負債淨額達1,000萬港元、負債淨1,400萬港元,2021財政年度上半年的營運現金流為負370萬港元。上市科雖知道有該承諾,但強調該公司只收到了440萬港元。況且駱先生及陶先生是否具備財務能力提供所承諾的金額(以及(如有)何時會提供)仍存有疑問。
 
32. 在建議供股方面,上市科表示,考慮到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業務有實質性且是可行及可持續,因此不擬授出其所需的上市批准。無論如何,上市科認為建議供股只是初步計劃,該公司並未簽署擬定任何配售協議以配售任何未獲認購的股份。
 
33. 無論如何,上市科認為收購深圳南星只是該公司企圖將汽車配件業務上市而規避新上市規定,因此構成反收購,理由如下:
 
(a) 該公司於收購前已停止所有業務經營,變成僅有極少資產的上市殼股。該收購是在該公司董事會完全改頭換面後立即進行的,對該公司而言重大。汽車配件業務是以人民幣1元的代價向該公司新任董事兼主席駱先生收購而來。
 
(b) 該公司以其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爲由表示收購的規模並不重大,這是不恰當的,因為中期業績並無計及不再綜合計算業績的影響,反映不到該公司規模極小的實況。若以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已計及不再綜合計算業績的影響)計算,收購的資產比率數字高達1,528%。
 
(c) 收購令該公司的業務發生根本轉變,因為經營汽車配件業務與原有業務的實體及人員都不相同,兩者提供的產品類型亦不相同。
 
34. 上市科表示,深圳南星不符合首次公開招股的資格規定,因為既無兩年業績紀錄,亦沒有至少3,000萬港元的淨現金流入(《GEM規則》第11.12A(1)條)。因此,上市科認為在評估該公司是否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時應不包括汽車配件業務。
 
  復牌指引4: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
 
35. 上市科表示,由於該公司沒有公布收購深圳南星一事,故未能符合復牌指引4。上市科認為收購屬於復牌指引4下要求披露的重大資料,因其導致該公司開展與原有業務截然不同的汽車配件業務。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36.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及至2021年5月17日又或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之日,該公司尚未復牌。按此聯交所可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37. 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截至2021年5月17日又或聆訊之日,該公司仍未能證明其按《GEM規則》第17.26條擁有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亦不存在任何需要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就此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觀察到:
 
(a) 該公司於停牌後已停止了原有業務。再加上不再綜合計算業績,其已變成上市殼股公司。該公司收購深圳南星時,其並無任何業務運作或業績紀錄。該公司所有現任董事(包括執行董事駱先生及陶先生)均於2020年12月才獲委任。汽車配件業務是在2021年3月收購完成後(復牌期限前兩個月)才正式展開。
 
(b) 該公司議定收購後僅6天,便與2名新客戶簽訂了3份三年期總協議,涉及總收入人民幣2.35億元。該公司未有充分解釋其在沒有業績紀錄的情況下是如何做到這一點,亦沒解釋其業務長遠而言是否可持續。
 
(c) 該公司只有7名客戶,其中4名為一次性客戶,其餘3名客戶與該公司簽訂了三年期的總協議。上市覆核委員會知道該公司說這3份三年期的總協議均具有法律約束力,但這些總協議下的實際訂單數量仍取決於客戶與該公司之間議定的進一步採購合約。此外,該公司未提供任何有關總協議下的付款或定價安排的資料,令人質疑到底(i)客戶會否及時支付足夠的款項以確保該公司有充足的營運資金(該公司沒有任何現金及銀行結餘);及(ii)9%至10%的毛利率能否維持,特別是該公司依賴外部分包商及供應商進行生產,對生產成本的控制不大。
 
(d) 由於汽車配件業務缺乏業績紀錄,該公司財務預測的可信度存疑。2021財政年度及2022財政年度的收入預測是假設收入將保持在2021年6月的同一水平而計算,但這假設有何依據並不確定。該公司也未能足夠詳細地證明其業務的附加值,包括其聲稱的僱員專業知識及對產品的技術貢獻。
 
(e) 該公司不覺有足夠的營運資金:(i) 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僅有現金511,000港元,而聆訊上該公司無法提供最新數據。該公司亦於聆訊上承認,截至2021年6月,其並未收到任何客戶按金;(ii) 如該公司 2021財政年度的中期報告所示,該公司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錄得收入7,280萬港元,於2021年6月30日的貿易應收款亦大致是同一數額,顯示該公司截至2021年6月30日並未收到客戶的訂單付款;(iii) 雖然該公司一般給予客戶最多90天的信貸期,但聆訊上該公司表示正商議延長信貸期;及(iv)該公司於2021年6月30日的貿易應付款為6,630萬港元。再加上該公司至今只獲按承諾而提供440萬港元作為營運資金(且並未證明駱先生及陶先生有能力提供承諾資金),故不確定該公司是否具備充足的營運資金支持其運營。
 
(f) 該公司採用輕資產、簡單的業務模式,將生產外判,只在接到客戶訂單後才向分包商及供應商下單。上市覆核委員會認同上市科的意見,認為該業務的經營門檻不高,可以輕易設立及終止。
 
(g) 2021財政年度上半年該公司錄得流動負債淨額1,000萬港元、負債淨額1,400萬港元及營運現金流負370萬港元。
 
38. 上市覆核委員會亦認同上市科對收購深圳南星屬於反收購的關注,理由是(i)該公司確認其於收購時已停止所有原有業務,屬沒有任何業務的上市殼股;(ii)於收購時,深圳南星的規模(於2020年12月31日的總資產為190萬港元)對該公司來說重大,因其時該公司已停止所有營運,資產極少;(iii) 由於汽車配件業務不能視之為電動汽車業務的延續,該公司的業務發生了根本轉變;及(iv)深圳南星不符合新的GEM上市要求,因為既沒有至少兩個會計年度的業績紀錄,也沒有至少3,000萬港元的淨現金流入。
 
39.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上述裁定(該公司未能充分處理復牌指引2)已足以處理此案。為完整起見,除上述觀察外,上市覆核委員會亦不信納該公司有處理關於能否持續經營的審核保留意見以充分符合復牌指引1。
 
決定
 
40. 考慮到上述事宜,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文中該公司連同其不時的相關附屬公司統稱為該集團
2 該公司的財政年度年結日為12月31日。
3 文中以下列方式提述各個相關財政年度:「2019財政年度」、「2020財政年度」、「2021財政年度」及「2022財政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