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4日

中滔環保集團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
 
上市委員會2021年5月7日發信通知中滔環保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1)將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1年8月4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及上市科提呈的所有陳述,最終裁定應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的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股份自2013年起於主板上市,但由於該公司延遲刊發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2018財政年度2)業績,該公司股份已自2019年4月1日起暫停買賣。
 
2. 該公司提供有關工業用水供應、供熱及發電、經營污水及固體廢物處理廠以及處理污泥、固體廢物及危險廢物等服務。
 
3. 該公司的創辦人之一為徐湛滔先生(徐先生),其為該公司最大股東,於上市委員會作出決定時持有該公司約40%權益,當中37.22%已抵押予三名債權人以取得個人貸款,包括英皇證券(香港)有限公司(英皇證券)(15.06%)及Haito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Solutions Limited(Haitong)(6.33%)。徐先生亦曾於該公司上市時起擔任該公司執行董事兼主席,但已於2020年4月8日辭去有關職務。
 
4. 2018年10月,中國生態環境部指控該公司附屬公司廣州海滔參與非法污泥處理(廣州海滔的控罪)。2019年6月,中國當局向該公司三家附屬公司(包括廣州海滔)及四名董事(現均已離職)提起法律訴訟,指控其非法處理廢物。徐先生是就廣州海滔的控罪被指控的人士之一。
 
5. 該公司延遲刊發2018財政年度業績是因為該公司當時的核數師羅申美會計師事務所(羅申美)對廣州海滔的控罪是否為一次性事件,以及2018財政年度財務報表是否可在假設公司持續經營的基礎上完成(因為該公司的營運資本及現金流狀況已惡化)表示疑慮。由於未解決的審計事宜、有關廣州海滔的控罪的調查及上述法律訴訟等事均未有進展,羅申美於2019年10月辭任該公司核數師。國富浩華(香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國富浩華)獲委聘為新核數師。
 
6. 該公司須令上市科信納其符合若干條件才可復牌,包括該公司須(復牌指引):
 
(a) 對廣州海滔的控罪進行適當的調查、公布調查結果並作出適當的補救行動(復牌指引1);
 
(b) 刊發所有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修訂意見(復牌指引2);
 
(c) 證明該公司有足夠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以遵守《上市規則》(復牌指引3);
 
(d) 證明監管當局對管理層誠信及/或對該公司管理及營運有重大影響力的人士會為投資者帶來風險及損害市場信心沒有任何合理疑慮(復牌指引G4);
 
(e) 證明該公司所有董事均具備足夠的才幹勝任上市公司董事職務,可按《上市規則》第3.083.09條的規定以所需技能、謹慎和勤勉行事的責任(復牌指引5);及
 
(f)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該公司股東及投資者得以評估該公司的情況(復牌指引6)。
 
7. 該公司委聘了國富浩華管理進行獨立調查內部監控檢討,涵蓋三家涉及法律訴訟的附屬公司。獨立調查於2020年9月完成,該公司於2020年9月30日公布主要調查結果,當中發現該公司及三家附屬公司當時的管理層並不知悉有關的非法活動。內部監控檢討於2020年6月至9月進行,而國富浩華管理發現在(其中包括)審閱、匯報及保留財務資料、管理應收賬款及有關關連交易的程序方面存在不少有關缺乏清晰指引及監控措施的弱點。該公司實施了相關措施以糾正有關弱點,而經過跟進檢討後,國富浩華管理於2021年3月發出最終報告及安慰函,表示該公司內部監控系統並無重大不足。
 
8. 在審計過程中,該公司亦發現,2018年至2020年10月有多筆由該公司向徐先生及其控制的公司作出的未經授權付款共9.56億港元(佔該公司2019年12月31日總資產的17%),有關付款並未經董事會正式批准,亦未有遵守《上市規則》的披露及股東批准規定(被挪用的資金)。
 
9. 該公司於2020年12月刊發2018財政年度及2019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以及2019財政年度及2020財政年度的中期業績。該公司2018財政年度及2019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被核數師發出無法表示意見聲明,原因為(i)若干事宜的審計證據不足導致涵蓋範圍有限;及(ii)持續經營前設存在不確定因素。直聆訊當日,該公司仍未刊發2020財政年度的經審核全年業績(2020財政年度業績)。
 
10. 2021年4月,一名債權人(清盤呈請人)因該公司未能償還1.80億港元的債務及未付利息而對其提出清盤呈請
 
11. 該公司於2020年12月11日提呈的陳述中要求將復牌期限延長六個月(至2021年7月18日),以證明其業務的實質性、可行性及可持續性。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12. 《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該公司股份自2019年4月1日起一直暫停買賣。因此,若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9月30日或之前復牌,便已可被取消上市地位。
 
13. 指引信HKEX-GL95-18(GL95-18)進一步就長期停牌及除牌提供了指引。GL95-18中提到,停牌發行人須於補救期屆滿前解決所有導致其停牌的問題,否則上市委員會可能會取消該發行人的上市地位。
 
14.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5. GL95-18第19段提到,補救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延長。指引信指出在以下情況可能會延長補救期:(a)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是(b)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6. 上市科於2021年5月建議上市委員會按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2及復牌指引4的理由,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17. 上市委員會於2021年5月6日審議有關事宜,並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上市委員會裁定(其中包括):
 
(a) 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2,原因包括其尚未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而能否如其所述可於2021年5月前刊發有關業績亦極其不肯定,另外該公司亦未有就其可以解決2019財政年度業績的若干審計保留意見以及2020財政年度業績不會收到其他審計保留意見提供任何安慰或保證。
 
(b) 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4,因為徐先生的誠信仍有疑問,而因徐先生仍為相當於該公司40%權益的股份實益擁有人,他仍可參與該集團的管理及業務營運或對其有重大影響力。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8. 在聆訊中,該公司執行董事張少輝(張先生)解釋該公司自2020年8月起經過了三個階段:(i) 原管理層與2020年8月新委任的董事(包括兩個月後離職的張先生)起初合作;(ii)自2021年1月起,新舊管理層成員之間產生了不信任,並愈趨互相敵視;(iii)主要的原董事辭任,新任董事自2021年4月實質控制該公司。張先生表示實際上要到第(iii)階段後,該公司現時的管理層才開始能有效解決有關復牌指引的問題。該公司正是基於這個原因才請求將履行復牌指引的期限延長三、四個月,以編備2020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以及著手進行股本集資。
 
19. 由於上市科對該公司履行復牌指引1、3及5的情況沒有疑問,該公司提呈的陳述主要與復牌指引2及4有關。
 
  復牌指引2 – 刊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及解決審計修訂意見
 
20. 該公司承認其未有履行復牌指引2。在聆訊中,該公司表示其預期於2021年10月31日前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及於2021年11月30日前刊發2020財政年度中期業績。
 
21. 該公司解釋延遲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是由於該公司兩家主要附屬公司不合作,當時新舊管理層成員之間的關係已惡化,導致分包商拒絕提交發票、收據及其他就編備經審核業績而言屬必要的資料。該公司承認其截至聆訊日期仍未能取得所須的資料,而核數師亦很可能會就該兩家附屬公司發出無法表示意見。然而,該公司強調,就其業務其他部分而言,該公司可根據其系統中的資料整合數據,因為該公司更換所有相關監事及董事後已成功取得中國附屬公司的控制權。該公司核數師亦於聆訊中確認,該兩家附屬公司的其中一家將會被出售,另外一家則會由新附屬公司取代,所以日後不會再有來自這兩家附屬公司的審計問題。
 
22. 該公司表示其核數師指除三項仍未解決的主要審計保留意見外,2019財政年度的審計保留意見僅在2020財政年度業績中的比較數字或期初數字時有必要。該公司表示其已盡力解決以下三項主要審計保留意見:
 
(a) 缺乏足夠審計證據以評估是否能收回在廣州海滔的法律訴訟有判決之前遭當地政府扣起的人民幣7,500萬元(8,370萬港元)(扣起金額保留意見):該公司表示,只要這法律訴訟有判決,又或該集團能就法律訴訟的結果及相關財務影響取得中國法律意見,這項保留意見即可以解決。
 
(b) 缺乏足夠審計證據以評估是否能收回有關一家附屬公司與當地政府機構之間的合約因提早終止的應收賠償金額3.672億港元,以及有關金額是否準確(應收賠償金額保留意見):這項保留意見待當地政府確認有關賠償後即可解決。然而,該公司承認其未有安排核數師與相關政府官員會晤,以讓核數師直接就評估能否收回賠償金額及有關金額是否準確取得獨立證據,而該公司預期當地政府機構不會以書面確認有關賠償。該公司進一步表示其已與同一政府機構訂立和解協議,有關賠償金額將可獲確認並於2021年或2022年收到賠償,其後有關的審計保留意見即不再適用。
 
(c) 有關持續經營的重大不確定因素(持續經營保留意見):核數師對債權人(包括清盤呈請人)的進一步法律行動及該公司的財務狀況仍有疑問。該公司確認,2020財政年度而言將仍有這項保留意見,因為:該公司尚未就所有債權人達成和解協議;該集團於2020財政年度錄得虧損;以及其於2020年12月31日的流動負債超過流動資產。該公司表示會重組集團債務,並已委聘顧問。該公司會與債權人(包括清盤呈請人)磋商,但會基於其債務重組計劃反對清盤呈請。該公司在聆訊中進一步表示其已與數名主要銀行債權人及一名物業發展商債權人訂立六方協議,並已自有關投資者取得逾人民幣5億元資金以創立合資公司及人民幣6,000萬元的短期貸款。該公司預期2020財政年度起資產減值虧損將大幅減少,並可透過債務重組以及來自收回土地、出售非活躍項目及轉讓資產的所得款項,於兩年內還清人民幣15億元的債務。該公司預期有關保留意見會於2021財政年度或2022財政年度消除。
 
23. 該公司進一步於口頭陳述中指其正考慮對清盤呈請中的相關債務提出異議(若有證據支持有關行動)。
 
  復牌指引4 – 管理層誠信
 
24. 該公司表示其已履行復牌指引4,徐先生已無法再參與該公司事務,亦不會再對該公司有重大影響力。
 
25. 該公司確認徐先生在該公司擁有權益,但表示撇除抵押予英皇證券及Haitong的股份,徐先生的股權實只佔19.09%(若抵押予第三名債權人的股份亦被執行,更只佔2.7%)。截至該公司提呈陳述當日(2021年6月25日),該公司表示英皇證券已於2021年6月21日執行向其抵押的15.06%股份。該公司進一步表示,Haitong 已表示擬執行向其抵押的6.33%股份。該公司亦計劃於復牌前進行股本集資活動,屆時徐先生的投票權會進一步減少。然而,該公司表示若不確定能復牌,其難以與潛在投資者進行磋商,因此要求延長復牌期限。
 
26. 該公司表示該公司四名共持有該公司26.4%權益的股東(一致行動人士)於2021年1月簽署一致行動協議(一致行動協議),協定就所有需要由該公司股東作決定的事宜一致行動。由於英皇證券已執行其擔保權,一致行動人士實質上就是該公司的最大股東。該公司聲稱,即使徐先生及其聯繫人可向董事會提名董事,但委任有關董事須經股東批准,而英皇證券、Haitong及一致行動人士合計的票數將較徐先生及其聯繫人多許多,若有任何不合理的決議案,自會一同投票否決。
 
27. 該公司亦強調:所有現任董事均於發生廣州海滔的控罪後才獲委任,且他們都是有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士;現有董事於近數個月曾嘗試聯絡徐先生,但都不成功;該公司已委聘法律代表對徐先生提起法律訴訟,追討被挪用的資金。
 
上市科的陳述
 
28. 上市科對復牌指引1、3及5的履行情況並無疑問,但認為該公司並未履行復牌指引2及4。
 
  復牌指引2 – 刊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並解決所有審計修訂意見
 
29.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並未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並無法確保該公司能否刊發有關業績,因為該公司一再沒有按其所公布的日期刊發相關業績。該公司最初聲稱預期於2021年5月底前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但並未如期刊發,並將刊發日期延至2021年7月22日,但到7月22日再宣布進一步延遲刊發有關業績。上市科亦指出其預計刊發時間表的基準和假設並不清晰。
 
30. 對於三項保留意見,上市科表示該公司未有保證能加以解決:
 
(a) 扣起金額保留意見:上市科於書面陳述中強調,該公司律師已表示其未能就法律訴訟的結果及影響提供法律意見。上市科在口頭陳述中強調該公司於2021年7月30日刊發的公告,表示中國法院裁定廣州海滔須支付人民幣2.45億元,而該公司核數師表示2018及2019兩個財政年度中均列為應收賬款的被扣起金額人民幣7,500萬元應予撇銷,當中的差額人民幣1.70億元應於2020財政年度業績作出撥備。上市科強調法院於2020年8月已作上述裁定,但該公司董事直至2021年7月26日才得悉,令該公司董事的能力(尤其是在及時得知該公司附屬公司的重大發展方面)成疑。
 
(b) 應收賠償金額保留意見:上市科注意到該公司與當地機構訂立的和解協議,但強調當地政府機構仍未同意應付賠償金額,因此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可讓核數師信納其能收回應收賠償金額以及有關數字準確。
 
(c) 持續經營保留意見:上市科表示由於債務重組計劃仍在初步階段,該公司未有就此與相關人士(包括清盤呈請人)訂立具約束力的協議,因此該公司未能證明可解決這項審計保留意見。
 
31. 此外,上市科表示該公司未有保證2020財政年度業績不會收到其他保留意見,亦未有保證能解決任何有關的保留意見。上市科亦表示該公司未能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反映由2019財政年度業績帶來的審計保留意見是否確實能透過於2020財政年度業績中作出調整而解決仍然成疑。
 
  復牌指引4 – 管理層誠信
 
32.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4,因為徐先生的誠信及其是否仍有機會參與該集團管理及業務營運並對其有重大影響力均成疑。
 
33. 上市科強調被挪用的資金及獨立調查均揭露了涉及廣州海滔的控罪的非法活動是在徐先生的指示下進行。
 
34. 儘管注意到徐先生已於2020年4月辭任董事,有關股份亦已抵押予英皇證券,但上市科仍有顧慮,始終徐先生是創辦人之一,自該公司上市起一直擔任主席及執行董事,應該是該公司的主要決策人。徐先生仍是該公司最大股東,持有26.2%股權。上市科特別指出Haitong並未就執行向其抵押的股份提供時間表,而即使Haitong執行了有關股份,徐先生仍為該公司最大股東(持有19.09%股權),仍可對該公司管理及業務營運有重大影響力。上市科亦不認為一致行動協議可消除其疑慮,因為有關協議並不阻止四名一致行動人士當中的任何一方出售其於該公司的股份,因此未能確定一致行動人士會繼續共同持有足夠數目的股份,以確保其合計為最大主要股東。上市科亦認為股本集資計劃仍在初步階段。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35. 該公司並未於復牌期限2020年9月30日前復牌,至今亦尚未復牌,因此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已可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36. 經考慮各方提呈的陳述,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截至聆訊日期,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已履行復牌指引2及4,且無法確定該公司能在短期內解決相關問題(或根本無法解決相關問題)。此外,上市覆核委員會並不認為當中有可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過程中,上市覆核委員會已考慮了該公司於聆訊時提呈的陳述——該公司現有管理層直至2021年4月才對該公司有實質控制權,而那時起亦採取了若干行動。
 
37. 就復牌指引2有關刊發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及解決審計修訂意見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承認其因尚未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而並未履行復牌指引2,以及若干審計保留意見(包括應收賠償金額保留意見及持續經營保留意見)似乎於2020年財政年度仍會繼續存在。對於延長期限是否就足以確定該公司可履行復牌指引2,上市覆核委員會觀察到以下各點:
 
(a) 刊發2020財政年度業績需時多久仍不確定,尤其是考慮到以下因素:(i)該公司刊發有關業績的時間已一再延遲;(ii)該公司核數師於聆訊時承認其無法確定尚欠多少有關兩家不合作的附屬公司的資料;(iii)該公司承認其尚未能取得有關附屬公司的發票及收據;(iv)該公司是在聆訊中被要求提供的情況下才概述其補發未刊發業績的時間表。無論如何,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夠詳細及肯定地說明未解決的事宜及擬定時間表。就此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注意到該公司確認2020財政年度業績預期仍有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聲明。
 
(b) 就扣起金額保留意見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2020年8月的法院裁決,但亦觀察到董事直至2021年7月26日才得知。聆訊上該公司並未就此延誤作出解釋。這使現有管理層是否能全面管控該公司所有層面並能對相關事務適當知情成疑。
 
(c) 就應收賠償金額保留意見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同意上市科指該公司與當地政府機構之間尚未就賠償金額及付款時間達成任何清晰協定。上市覆核委員會觀察到當地政府機構拒絕以書面確認有關賠償,並拒絕與該公司核數師會晤。因此,到底能否收回賠償金額及其數額是否準確仍無法確定。
 
(d) 就持續經營保留意見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於聆訊中提呈了六方協議,但未有就有關協議提供充分的詳情,亦未能證明其重組計劃可於短期內落實。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注意到有關清盤呈請的事宜仍未解決,而該公司承認其目前未有任何證據支持其對有關債務提出異議。
 
38. 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其裁定該公司未有履行復牌指引2或沒有合理理由就此要求延長復牌期限,已足以處理此事。然而,為達到完整,就復牌指引4及管理層誠信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概無法確定海通何時會執行向其抵押的股份。一致行動協議並不禁止任何一致行動人士出售股份:這一點很值得關注,尤其是一致行動人士合計的持股只比徐先生略多(於聆訊當日,徐先生的股權為26.2%,一致行動人士的股權為26.4%)。上市覆核委員會又注意到該公司承認,在公司層面上進行的股本集資行動(該公司表示這會攤薄徐先生股權)並不成功。
 
決定
 
39. 基於上述理由,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即應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該公司連同其不時的相關附屬公司統稱為該集團
2 該公司財政年度年結日為12月31日。各財政年度定義如下:「2018財政年度」、「2019財政年度」、「2020財政年度」、「2021財政年度」及「2022財政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