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7日

寶威控股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
 
上市委員會2021年3月26日發信通知寶威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1將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取消其主板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1年7月7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陳述,最終決定須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自1983年9月起在主板上市。該公司的股份自2019年8月19日起停牌,以待發布內幕消息公告。停牌時該公司主要從事鋼鐵貿易以及鋰相關業務(貿易業務)。
 
2. 2019年8月21日,該公司宣布:其有超過3億港元的還款責任尚未履行且可能構成違約;將會出售一大部分可用資產以償還貸款;以及財務困難下已中止大部分的業務運作。該公司當時的執行董事及獨立非執行董事隨後相繼辭任。
 
3. 2019年9月4日,有人申請將該公司清盤。2019年11月21日,兩名臨時清盤人(臨時清盤人)獲委任。一名經辦人同意提供初步資金協助該公司重組。
 
4. 2020年4月23日,在經辦人協助以及臨時清盤人監督下,新附屬公司寶威資源發展有限公司(寶威資源發展)於香港註冊成立,從事鋼鐵貿易業務(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 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於2020年6月開展,涵蓋西太平洋地區鋼鐵及鐵礦石貿易,主打短期合約。
 
5. 2020年9月2日,該公司宣布延遲刊發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2019財政年度)的財務業績(2019全年業績)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個月(2020上半年)的財務業績(2020中期業績)。
 
6. 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若干復牌條件,該公司須在上市科信納其已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有關條件中包括該公司須符合以下各項(復牌指引):
 
(a) 按《上市規則》的規定刊發所有尚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審核修訂意見(復牌指引1);
 
(b) 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復牌指引2);
 
(c) 該公司的清盤呈請獲撤銷或駁回,及臨時清盤人的委任予以解除(復牌指引3);及
 
(d)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股東及投資者得以評估該公司的情況(復牌指引4)。
 
7. 2021年2月,該公司刊發了尚未公布的2019全年業績以及2020中期業績,但兩者均被臨時清盤人、該公司董事及核數師國衛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核數師)表示無法就此發表意見,主要原因是該公司及其附屬公司、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的會計賬冊紀錄均下落不明。該公司於2021年4月25日刊發的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2020財政年度)財務業績(2020全年業績)及2020財政年度年報亦是基於類似理由而被表示無法提供意見。
 
8. 臨時清盤人確定,該公司的附屬公司(Burwill Steel Holdings Limited (Burwill Steel)除外)(終止綜合入賬的附屬公司)由2019年7月1日起應不再計入該集團的綜合財務報表,另該公司的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除卻一家該公司持股29%的聯屬公司(Masteel)以外的所有其他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終止確認的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由2019年7月1日起應不予確認而不再按權益法計入該集團的綜合財務報表。
 
9. 2021年2月18日,該公司致信上市科,說明其如何認為其將符合復牌指引(復牌建議)。該公司尋求將復牌期限延長6個月至2021年8月18日。復牌建議主要涉及與一名投資者(投資者)訂立的重組協議(重組協議)(重組)。該公司共欠債務5.742億港元。重組將籌集約1.75億港元,當中多達1.35億港元將用於償還債務,餘下4,000萬港元將用作營運資金(未扣除3,000萬港元的重組成本)。重組計劃可概述如下:
 
(a) 債務重組 — (i)與該公司的擔保債權人訂立債務償還協議(其中一份已於2021年2月18日與一名有擔保債權人(債權人甲)訂立並於2021年5月6日經香港法院批准);及(ii)債權人計劃 (債權人計劃),以現金、可換股債券或可贖回優先股的方式向無擔保債權人及沒有訂立債務償還協議的有擔保債權人清償債務。債權人計劃涉及將該公司對不再綜合入賬附屬公司及終止確認聯屬公司的法定所有權轉離該公司。債權人計劃由計劃債權人於2021年4月15日批准。
 
(b) 認購股份 — 投資者認購佔該公司經擴大已發行股本84%的該公司股份(認購)。投資者就認購新發行股份提供約1.65億港元的資金將主要用於償還債務。該公司於2021年2月18日與投資者訂立認購協議。
 
(c) 公開發售 — 公開發售相當於該公司經擴大已發行股本3.3%的股份(得款1,000萬港元)
 
(d) 資本重組 — 透過股份合併、削減資本、註銷股份溢價以及改變每手買賣單位的方式重組資本(資本重組)。此計劃經由股東於2020年7月批准。
 
10. 該公司與債權人甲訂立的債務償還協議由香港法院於2021年5月6日批准。債權人計劃由計劃債權人於2021年4月15日批准。百慕達計劃於2021年5月14日獲批准,而香港計劃所需的法院批准則作押後,以等待本次覆核結果。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11.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經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根據第6.01A(2)(b)(i)條的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12. 該公司的股份自2019年8月19日起暫停買賣。因此,若該公司未能於2021年2月18日或之前復牌,便可被除牌。
 
13. 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指出,停牌的發行人須在補救期屆滿前處理所有導致其停牌的事宜,否則上市委員會可將該發行人除牌。GL95-18中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對除牌程序更有確定性。《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旨在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以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14.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5.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例如:(a)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只是(b)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
 
16. 《上市規則》第13.24條訂明:「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7. 2021年3月,上市科向上市委員會建議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因為該公司未能令人信服地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且該公司未能按《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擁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資產。上市委員會認為批准延長復牌期限並非合適的做法,因考慮到該公司符合復牌條件的進度,其情況並不符合GL95-18所述的特殊情況。
 
18. 上市委員會於2021年3月25日審議此事,裁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上市委員會裁定事宜包括:
 
(a) 該公司刊發的財務業績遭核數師持保留意見,而該公司並未能證明有關審核保留意見可在短期內悉數解決又或最終可以解決。
 
(b) 重新開展的貿易業務並沒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資產以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
 
(c) 重組仍處於初步階段,且該公司未能證明可於短期內甚或最終會否獲撤銷清盤令及解除臨時清盤人的任命。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9. 該公司分別於2021年5月21日及2021年6月8日向上市覆核委員會提交書面陳述,並於2021年7月7日的聆訊上作出口頭陳述。該公司於聆訊時要求延長補救期3個月(由寄發重組通函之日起計),以完成尚未落實的程序性事宜。
 
  復牌指引1—刊發財務業績並處理審核修訂意見
 
20. 該公司聲稱其先前未有公布的財務業績(包括2019全年業績及2020全年業績)已全部刊發。儘管上述業績均附有審核保留意見,該公司預期所有保留意見可於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2021財政年度)的經審核財務業績中移除。處理核數師提出解決審核保留意見的條件包括以下各項:(i)終止綜合入賬的附屬公司及終止確認的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於重組完成後不再屬於該集團的一部分;(ii)核數師能獲取與該公司及其餘下實體的財務資料相關的充分審核憑據;及(iii)核數師能夠獲取的審核憑據足以令其信納重組後使用持續經營假設是恰當的。
 
21. 針對第(i)項,該公司表示,該公司對終止綜合入賬的附屬公司及終止確認的聯屬公司及合資企業的法定擁有權將根據債權人計劃終止。針對第(ii)項,餘下實體不外以下三類:(a)賬冊紀錄齊全的新註冊成立實體;(b)純為完成重組而保留、隨後將會解散的實體(Burwill Steel及其附屬公司Burwill (China) Limited);或(c)能實現合作管理的聯屬公司(Masteel)。就第(iii)項而言,持續經營假設的問題將在實施重組後得到解決。
 
  復牌指引2—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
 
22. 該公司表示,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在很短而動盪的時間內取得了成功,並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待重組完成後,該公司的業務發展將會再進一步。
 
23. 該公司強調其2020財政年度錄得收入4.121億港元及純利1,020萬港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2021上半年)錄得收入2.438億港元及毛利1,078萬港元。該公司強調,這些數字比許多其他主板發行人都要高。鑒於鐵礦石及標準化金屬產品的性質所限,毛利率相對不高及輕資產業務模式都是行業常規。該公司現金結餘偏低,是希望最大限度創造收入。其財務成本微乎其微,主要得益於營運資金管理水平的提高。該公司強調,2020財政年度的毛利率實際上比該集團的歷史平均水平還高。
 
24. 此外,該公司表示其慣於有理由相信產品能在合理期間內出售時才下單,是為了減少受價格波動影響的風險。行業常規是通過較高的資產周轉率和較短的營運資金周期來維持盈利能力。該公司並不認為其是以訂單形式進行交易,因為該公司亦要面對與客戶相關的貿易應收款項及存貨方面的風險。
 
25. 該公司稱,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是該公司先前業務的延續。臨時清盤人亦是委任該集團原有的管理層成員去經營有關業務。臨時清盤人團隊提供的協助主要在行政方面。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主要在西太平洋/澳洲經營,而那本來已是該集團業務的所在地之一。對於指其原有貿易業務提供的是高增值產品及服務之說,該公司提出了異議。該公司另行註冊成立寶威資源發展是要劃定業務界線,而短暫調整業務規模及業務模式並不意味寶威資源發展的業務有何不同。
 
26. 該公司表示,其已促使投資者作出彌償保證:由於針對Masteel股份質押所有權的中國法律程序尚未完結,若該公司在復牌後3年內因失去Masteel的所有權而蒙受損失,該公司將全數獲得賠償。同時,該公司預期相應的中國法律訴訟快將解決。
 
27. 該公司表示重組已接近完成,餘下的只是一些程序性步驟。重組能否完成視乎是次覆核的結果以及於股東特別大會上取得的獨立股東批准。該公司特別指出以下幾點:(i)其與投資者訂立了重組協議,投資者亦支付了不可退還按金1,000萬港元;(ii)其與清盤呈請的原呈請人(債權人甲)訂立了經法院批准的債務償還協議,涉及債務約1億港元;(iii)其通過了債權人計劃;(iv) 法院批准了百慕達債權人計劃;(v)法院押後批准香港計劃只是有待是次覆核結果;(vi) 獨立股東批准的機會很大,原因是若不批准便只有破產清盤一途。就公開發售的包銷安排,該公司指出幾點,包括:包銷金額不高;包銷商亦已表示願意包銷;以及市場慣性是到臨近交易日期前才簽署包銷協議。
 
28. 根據該公司的書面陳述,假若(i)中國法律訴訟的裁決是Burwill China勝訴;(ii)所有計劃債權人均選擇可換股債券或可贖回優先股;及(iii)債務重組產生的相關成本為零,該公司聲稱重組完成後其備考資產總值估計將高達1.807億港元。於聆訊時,該公司進一步估計到2021年12月31日時其備考資產總值可達2.422億港元。
 
29. 該公司表示待重組完成後,該集團計劃重建其鋼鐵貿易業務。該公司將重新任命董事,其中一位是寶威資源發展的現任貿易主管,並計劃招聘更多員工。該公司將擴大產品組合,與礦主商議訂立承購合同,拓展業務足跡,重返歐洲(正進行中),重新引入客戶及供應商,加強貨運及保險方面角色,同時多些善用供應商的信貸條款及銀行的信貸融資。重組完成後該公司籌措資金也會容易一點,而該公司亦已獲得投資者及一家銀行等表示願意給予財政支持。
 
30. 該集團預期將於2021財政年度錄得收入12.11億港元,而毛利及純利將分別為3,900萬港元及2,980萬港元。其預計2022財政年度的收入將增至40億港元,而毛利及純利將分別為8,500萬港元及5,730萬港元。 該公司表示有關預測背後並無已簽署合約支持是符合行內常規,另其已在歐洲簽立協議備忘錄。
 
  復牌指引3—清盤呈請及臨時清盤人
 
31. 該公司表示,根據上文第27段詳述的進展,其預期重組完成後清盤呈請將被撤銷、臨時清盤人的任命將獲解除。
 
  延長補救期及新冠疫情
 
32. 該公司表示新冠疫情阻礙了重組的進度,因此需要延長申請時間,原因包括除卻疫情對業務活動的其他影響外,香港法院自2020年1月起關閉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該公司直至2020年4月才獲得全權進行重組。該公司尋求延期只是為了落實尚未完成的程序步驟。
 
33. 該公司強調,臨時清盤人認為落實重組符合該公司及股東整體的利益。該公司並提及上市科之前曾行使酌情權延長補救期的其他個案。
 
上市科的陳述
 
34.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並未符合復牌指引1、復牌指引2及復牌指引3。由於該公司的情況並不符合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因此不適宜延長復牌期限。
 
  復牌指引1—刊發財務業績並處理審核修訂意見
 
35. 儘管該公司已刊發2019年及2020年全年業績,但上市科並不信納審核保留意見會得到充分處理。
 
36. 首先,審核保留意見主要取決於重組的完成,而上市科認為重組尚處於初步階段,具備不確定性。重組能否完成仍視乎多項因素,包括債權人計劃獲法院批准、獲獨立股東批准以及獲聯交所批准復牌。 由於該公司並未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因此聯交所不會准許復牌。上市科強調,該公司並未就公開發售訂立具法律約束力的包銷協議。
 
37. 其次,由於Burwill Steel通過附屬公司持有Masteel 29%的股權,而涉及Masteel股份質押所有權的中國法律糾紛仍未解決,因此到底該公司能否解散及如何解散Burwil Steel及Burwill (China) Limited以處理相關審核保留意見,目前尚不清楚。
 
  復牌指引2—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
 
38.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沒能符合此復牌指引,沒有維持足夠的業務運作及足夠資產以支持其營運。
 
39. 停牌後,該公司便停止了業務經營,所有執行董事均已辭任。再加上幾乎所有附屬公司均終止綜合入賬、幾乎所有聯營公司及合資企業均不再確認入賬,該公司實質上成為了上市殼股公司。
 
40. 儘管該公司於2020年4月開展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但上市科並不認為那是具備實質、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
 
(a) 寶威資源發展的營運歷史只有短短一年。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不能視為該公司停牌前所從事貿易業務的延續:原有的鋼鐵及鋰貿易業務包括承購協議及獨家供應,而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主要涉及以訂單形式買賣鋼鐵及鐵礦石,以短期合約為主,提供的增值服務有限,例如寶威資源發展在管理國際貨運方面有限度的參與。其經營規模及買賣的產品種類相較之下非常有限。該公司原有的業務在中國及歐洲營運,而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集中在西太平洋地區(主要是澳洲及中國)。經營這兩項業務的管理層亦不相同。
 
(b) 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只有4名客戶及2名供應商,缺乏具體的業務計劃以擴大及鞏固客戶及供應源。
 
(c) 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的利潤微薄,2020財政年度僅錄得2.4%的純利率。該業務缺乏穩定的營運資金來源,主要依靠投資者及臨時清盤人提供的團隊的財政支持,而臨時清盤人亦承認取得資金存有困難。該集團亦沒有產生任何銷售及分銷開支,而由於依賴投資者提供的信貸融資,其融資成本亦極低。若該公司按照其提交的計劃重建鋼鐵貿易業務(包括招聘自己原有的員工),會對其成本結構及本已微薄的盈利能力產生重大影響。按計劃,擴大後的業務亦將以很不同的方式營運,按現時營運狀況作出的預測還是否可信頓成疑問。2020財政年度的純利1,000萬港元已計及分佔Masteel盈利所得的460萬港元,但核數師對此表示無法提供意見。
 
41. 上市科進一步指出該公司資不抵債,無力償還巨額債務。雖然重組將為清償債務提供資金,但重組有待上市科批准,而上市科並不會就此授出批准。即使完成重組,該公司似乎也沒有足夠的營運資金,原因是大部分所得款項將用於清償債務及支付專業費用。該集團於2020年12月31日僅有120萬港元,且未能證明其能夠獲得足夠的資金。
 
42. 上市科認為,尚不清楚重建該公司鋼鐵貿易業務的計劃能否保證那是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上市科亦質疑該公司2021財政年度至2023財政年度的預測收入及盈利的可信度,原因是有關預測背後並無已簽署的合約支持,部分預計開支缺乏明確依據,且沒有解釋何以不見某些開支項目。根據過往業績,有關預測亦顯得不合理。此外,上市科指出毛利率不足3%,依然偏低。
 
  復牌指引3—清盤呈請及臨時清盤人
 
43. 上市科認為重組計劃尚處於初步階段,且聯交所不會授出所需的上市批准,因此不確定清盤呈請及臨時清盤人會否撤銷及解除以及何時撤銷及解除。
 
  延長補救期及新冠疫情
 
44. 上市科不認為新冠疫情是延長補救期的合理理據,因為該公司未能證實其未能符合復牌指引是新冠疫情所致。該公司聲稱的疫情對重組的影響流於空泛。該公司須解決多項監管問題方可復牌,且該公司並未能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
 
45. 此外,上市科表示,該公司停牌以來實質上就是一家上市殼股公司,到其最初的補救期結束時尚未能證明其符合復牌指引。准許延期並不符合上市科阻遏殼股活動的政策。
 
46. 上市科強調《上市規則》第13.24條為定性測試,需要根據個別個案的具體事實及情況進行評估。眼前的事實與該公司所提及個案的情況並不相同。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47. 該公司到2020年2月18日又或迄今尚未能復牌,按此聯交所已可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上市規則》第13.24條及符合復牌指引2
 
48. 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其所需裁定的關鍵問題是究竟該公司有否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整體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基本上沒有維持足夠的業務運作及擁有足夠的資產支持其營運,並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因此認定該公司截至復牌期限及迄今仍未符合復牌指引2。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得出結論時考慮了多項因素及事宜,其中包括下列各項:
 
(a) 該公司一直深陷財困。自2019年8月停牌後,該公司基本上已停止運營。2020年4月其通過寶威資源發展某程度上重新營運,但該貿易業務說不上有實質內容。該公司自2019年8月以來實際上就是上市殼股公司。
 
(b) 其後臨時清盤人展開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儘管該業務於2020財政年度錄得貿易收入4.121億港元,但僅產生1,020萬港元的盈利,即使計及該公司所述的行規,這樣的盈利數字以絕對值計仍相當微薄。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僅有2名供應商及4名顧客。在該公司自身對2021財政年度所作的預測中,其向上市覆核委員會表示其供應商數目將增至約3至4名,而客戶將增至約9至10名,但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那樣的規模依然很小,並不能令其信納。就貿易業務而言(例如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該公司若要證明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是可行及可持續,跟前要跨越的欄柵恐怕非常高。
 
(c)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與該公司停牌前有所不同,尤其是在以下方面:(i) 相較於該公司在停牌前進行的承購協議及獨家供應安排,寶威資源發展貿易業務為客戶提供的增值微乎其微;及(ii)業務地理位置不同:寶威資源發展專注於西太平洋,而原有業務主要在中國及歐洲營運。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注意到寶威資源發展的經營歷史很短,其貿易業務是在臨時清盤人的監督下由極少數員工(最多3至4人)所營運,但不論如何,來自臨時清盤人的協助(如有)在重組後便會終止。
 
(d)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集團的計劃及財務預測總體上存有不確定性。其歐洲業務尚未產生任何收入,因此預計收入可從2021上半年的2.438億港元增至2021財政年度的12.11億港元似乎不切實際,缺乏證據支持。
 
(e) 於聆訊時,該公司口頭表示若該公司取消上市地位,投資者將不會繼續參與進行重組。上市覆核委員會不能理解的是,若該公司的業務確實可行及可持續,投資者又怎會如此反應。
 
49.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提交的陳述中包括了尋求延長時間(據該公司口頭陳述延長約6個月)以符合復牌指引(包括復牌指引2及有關《上市規則》第13.24條者)。《上市規則》第6.016.01A(與GL-95-18一併閱讀)闡明了聯交所有關長期停牌發行人的政策,並載列了若有發行人要求延長規定中的18個月期限時,上市覆核委員會酌情考慮的因素。 GL95-18第19段清楚列明,為了確保除牌架構的認受性,並防止除牌程序有不必要的延誤,上市覆核委員會只會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延長補救期。例如,發行人已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是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一般為程序性問題),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 條及復牌指引2的情況以及建議中該公司準備改善業務的未來計劃:(i)不能充分肯定地證明該公司能夠符合復牌指引2(即使獲准延期,更何況根據GL95-18第19段授出的只是短暫的延期),而且不論如何(ii)關於該公司未來是否有能力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不能視之為GL95-18所指若非該公司控制範圍以外的因素該公司可以做到之事。
 
  復牌指引1—財務業績及審核修訂意見;復牌指引3—撤銷清盤呈清及復牌指引4—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
 
50.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上述裁定(該公司未能充分處理復牌指引2又或未能合理證明有必要延長復牌期限)已足以處理此事。
 
51.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及其清盤人在重組方面已取得重大進展,在已得相關債權人批准下,重組已進入後期階段。因此,根據該公司的陳述,重組或會令該公司在適當時符合復牌指引1及復牌指引3。然而,由於該公司未能落實上述有關復牌指引2的主要問題,上市覆核委員會整體上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有何特殊情況,因此沒必要批准延期。
 
52. 最後,上市覆核委員會亦考慮了該公司提及有關其他公司的案例,但認為與該公司的狀況並不相似或沒有關係。在此過程中,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應用主要是按每個個案的具體事實作出定性測試。
 
議決
 
53. 考慮到上述原因,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上市規則》第6.01A(1)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而不批准延期。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該公司連同其不時的相關附屬公司/聯屬公司統稱為該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