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6日

瑞年國際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
 
上市委員會2020年8月28日發信通知瑞年國際有限公司(該公司)將取消該公司在主板的上市地位,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1年1月6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及上市部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裁定應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的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從事生產及銷售營養保健品及保健飲品,自2010年2月19日起於主板上市。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注意到該公司2014年、2015年及2016年年報的財務資料可能存在違規行為,於2019年7月4日指令該公司暫停其股份買賣。
 
2. 該公司於2018年8月31日宣布延遲刊發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
 
3. 在此之前,該公司發現((i)前主席、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王福才先生(王先生);及(ii)無錫瑞年實業有限公司(無錫瑞年)(由王先生創辦及管理的附屬公司)可能存在不當行為。無錫公安局就涉嫌挪用公款罪對無錫瑞年展開了調查,而中國內地警方亦對王先生及其他嫌疑人實施刑事制裁。
 
4. 與此同時,內地法院委任了一名管理人就無錫瑞年的清盤申請接管無錫瑞年。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無錫瑞年佔該集團收入的18.5%。
 
5. 這使上市科認為該公司不再有《上市規則》第13.24條所規定的足夠的業務運作及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繼續上市。該公司須達到並使上市科信納其達到若干條件及指引,其股份才可恢復買賣。有關條件及指引規定(其中包括)該公司須:
 
(a) 刊發所有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復牌指引1);
 
(b) 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復牌指引2);及
 
(c)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股東及投資者得以評估該公司的情況(復牌指引3)。
 
6. 其後於該公司2018年12月18日的股東特別大會上,所有時任執行董事(包括王先生)均被罷免,五名新執行董事於2019年1月3日獲委任。
 
7. 該公司於2019年宣布:(i)旗下的中國附屬公司因未償還若干(該公司財務報表中未有披露的)債務而被控告;及(ii)兩家中國附屬公司(無錫瑞年及無錫銀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無錫銀乾))正進行破產及重組程序。這意味著該兩家附屬公司的公司戶口均由破產管理人保管,該公司並未能動用有關戶口。
 
8. 與上市科溝通後,該公司概述了其準備如何履行復牌指引的計劃,並要求將呈交計劃書的期限延長至2020年8月21日。就復牌指引1而言,該公司已聘請國富浩華(香港)會計師事務所為核數師,以完成其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之後業績的審核工作。該公司並未就聘請調查顧問提供時間表或工作計劃。就復牌指引2而言,該公司指其有意收購一家熱泵製造商,而這將構成反收購。該公司表示其已就此交易作出若干準備。就要求延長期限而言,該公司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嚴重阻礙其復牌工作的進度,因為(i)其未能聯絡無錫政府官員、法院或其本身的業務以實施復牌計劃;及(ii)其中國附屬公司(無錫瑞年及無錫銀乾)的破產清盤及重組程序以及王先生的審訊均有所延誤,這些情況全部均會延誤該公司取得附屬公司的會計資料。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9. 適用於取消上市地位的《上市規則》條文已於2018年修訂,而現有條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10. GL95-18就長期停牌及除牌提供進一步指引。GL95-18中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對除牌程序更有確定性。《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期望能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爭取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11. 《上市規則》第6.01A(2)條載有若干過渡安排。就該公司的情況而言,相關的過渡安排條文為第6.01A(2)(b)(i)條,有關規定適用於在緊貼生效日期前並未被聯交所裁定須開展取消上市地位程序及未獲通知除牌期限的發行人,前提是發行人的證券在上述生效日期當天已連續停牌的時間少於12個月,而適用於這類發行人的18個月期間是由生效日期開始計算。上述條文的實際效果是,該公司若未能於2020年1月31日前復牌,其上市地位便會被取消。
 
12.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3. GL95-18第19段提到,補救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延長。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4. 上市部於2020年8月24日建議上市委員會按該公司未有於2020年7月31日或之前履行任何復牌條件並復牌,且該公司的情況並不屬於可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的理由,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15.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8月27日審議有關事宜。由於該公司未有於2020年7月31日或之前復牌,上市委員會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上市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情況屬於可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亦不可能於短時間內(或根本完全不能)解決問題而履行復牌指引,且該公司未能證實是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其未能於2020年7月31日或之前履行所有復牌指引。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6. 該公司並未就聆訊向上市覆核委員會提供書面陳述,但在聆訊期間作出了口頭陳述。該公司解釋現時的董事會及董事於2019年獲委任,以調查上一屆董事會及主要股東是否有任何不當行為。該公司強調新任董事獲委任後,發現該公司於香港並未持有任何現金餘額,且由於前行政總裁及主席被捕,該公司亦未能動用中國附屬公司的戶口。該公司解釋其曾嘗試與不同的內地政府部門磋商如何讓該公司取回所有中國附屬公司的擁有權,其間執行及非執行董事不但沒支取任何薪酬,更反而為了眾多小股東的利益,自掏腰包以圖拯救該公司。該公司指其主要問題是在動用相關金融戶口方面有延誤(須待該公司正在進行的訴訟按相關中國法院規定結束後才可動用)。該公司亦解釋中國法院現時正扣留該公司附屬公司的財務報表。這情況並非該公司所能控制。
 
17. 然而,該公司亦解釋經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諸多延誤後,內地法院終於在2020年12月24日舉行了一次聆訊,若無上訴,清盤人便可代表該公司取得控制權,而中國法院會允許其進行有關的復牌程序。該公司強調,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及限制,其與清盤人及法院溝通、取得相關中國政府部門支持及重新開始買賣均有困難。有關對該公司造成影響的情況均非常特殊,但亦有進展。現屆董事會正盡力嘗試糾正有關情況,並讓該公司股份恢復買賣。該公司曾多次致函政府及聯絡人員,並收到正面的回覆。
 
18. 就該公司為復牌及實施復牌計劃所作的行動而言,該公司指出,若要就復牌事宜與潛在投資者進行探索,該公司將需要初始融資,但受到在內地法院的訴訟(及有關該公司可能因此而招致負債的疑慮)所限,該公司無法取得有關融資。該公司供稱有關訴訟似乎快將結束,有關判決亦即將作出,因此該公司不久後便能取得融資。該公司又概述其接獲不少查詢,亦有等待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以配合進行復牌工作。該公司解釋其因缺乏財務資源而難以編備書面陳述及進行其他專業工作,但現在待法院訴訟結束後,其便會取得有關融資。該公司強調,潛在投資者的規模及任何反收購詳情均可確保其充分達到現時有關新上市的規定。該公司亦強調這並非「殼股活動」,而真是為了讓該公司數以百計的小股東保住一些回報而作出的行動。在這種極為艱困的情況下(包括往返中國內地均須接受新冠肺炎疫情的隔離措施),現任董事均已盡其所能。究其原因,無非是他們重視廣大股東利益之故。
 
上市科呈交的陳述
 
19. 上市科指出該公司股份自2018年7月4日起暫停買賣。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2)(b)(i)條,若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7月31日或之前復牌,聯交所可將該公司除牌。該公司已承認其未能履行所有復牌指引並復牌。在有關情況下,聯交所有權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將該公司除牌。
 
20. 上市科表示該公司的情況並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有關期限的「特殊情況」:
 
(i) 就復牌指引1而言,上市科表示鑒於未能取得有關中國附屬公司財務狀況的資料及缺乏資金,該公司能否在短期內刊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存在重大不明朗因素;及
 
(ii) 就復牌指引2而言,該公司的計劃涉及一項反收購,該項反收購仍在初步階段,且並未簽署具法律約束力的協議。上市科強調該公司事實上就是一隻上市殼股。上市科指出該公司表示其未能取得聘請專業團隊所需的融資,因此才未能呈交可行的建議計劃。上市科表示,順應其阻遏殼股活動的政策,聯交所的政策是任何情況下均不應就進行反收購延長期限。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21. 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出,該公司到2020年7月31日以至聆訊日期均未能復牌,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已可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22. 該公司截至聆訊日期仍未能履行所有復牌條件,其於作出陳述時已確認及承認了這一點。
 
23. 因此,該公司於聆訊時的立場是向上市覆核委員會尋求延長補救期。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出該公司於聆訊中被問到其建議的時間時,其確認若延長六個月,其或可履行所有上市科要求的復牌指引。
 
24. 上市覆核委員會並不認為延長六個月屬於GL95-18第19(b)段所指的「稍多時間」。此外,該公司也未能足夠確切地向上市覆核委員會證明稍為延長有關期限其便可復牌。就此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出,該公司的復牌計劃(包括計劃引入投資者並建立適當的投資結構)均仍處於非常初步的階段。內地法院於短期內作出的判決亦似乎只是該公司就展開適當的投資及磋商而進行探索的第一步。面對這些難處,該公司未能讓上市覆核委員會信納其復牌所需的時間,亦未能展示任何有關何時及如何復牌的確切計劃。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的情況並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有關期限的特殊情況。
 
決定
 
25. 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即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