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0日

瑞金礦業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

上市委員會於2019年11月8日發信通知瑞金礦業有限公司(該公司)取消其主板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3月11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陳述,最終決定須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及其集團主要從事採礦業務,包括在中國開採、採掘及加工金礦及銷售精礦。該公司在中國擁有七座金礦,但由於礦產已開採殆盡又或礦資源有限或品位太低,上述金礦的採礦活動已全部中止。
 
2. 該公司於2009年2月在主板上市,但其股份自2011年5月27日起暫停買賣。 2016年6月28日,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亦根據《證券及期貨(在證券市場上市)規則》第8(1)條指令暫停該公司一切股份買賣。
 
3. 該公司最初停牌源起於《南華早報》2011年5月27日的一篇報道,文中指控(i)該公司截至200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已刊發財務業績與(ii)呈交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檔案不一致(南華早報指控)。
 
4. 2011年6月至8月期間,該公司宣布以下事項:
 
(a) 2009年至2010年間,在該公司事先不知情下,其主要附屬公司的股本被用以質押,藉以獲取銀行貸款予該公司創始人兼股東吳瑞林先生(吳先生)所控制的數家公司(未授權股份質押);及
 
(b) 2011年上半年,該公司訂立了兩宗未有披露的關連交易(未披露關連交易),分別是(a)向吳先生全資擁有的公司收購若干採礦及開發權,代價為5.2億港元;及(b)向吳先生提供9.55億港元的財務資助。
 
5. 2012年3月,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若干復牌條件,該公司須令上市科信納其已經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有關條件中包括該公司須:
 
(a) 委聘獨立法證專家,針對南華早報指控、未授權股份質押以及未披露關連交易進行法證會計調查;
 
(b) 向市場披露所有所需資料,讓市場得以評估該集團的狀況,包括對其資產、財務及經營狀況的影響;
 
(c) 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及報告,並處理核數師對審核報告或其他資料表示保留意見中提出的任何問題;及
 
(d) 證明該集團的企業管治不存在重大缺陷,以及該公司已制定足夠的財務報告程序以及內部監控系統以符合《上市規則》的規定。
 
6. 2019年7月16日,該公司遞交復牌建議。該公司表示(其中包括)其有意將現有的礦產全部出售(出售事項),再收購一家在內蒙古擁有及經營礦產的公司70%股權(收購事項),以重新發展採礦業務。該公司擬進行公開發售以及配售,為收購事項提供所需資金。
 
7. 就復牌條件而言,該公司在其復牌建議中稱:
 
(a) 根據富事高諮詢有限公司進行的法證會計調查,其已履行上文5(a)段所載的復牌條件;
 
(b) 就上文5(c)段所載的復牌條件而言,該公司已刊發所有先前未公布的財務業績,而待復牌建議中設想的交易完成後(包括出售事項及其就廣發銀行扣押該集團若干銀行存款而提起的法律訴訟結案),核數師無法對財務業績表示意見的相關事宜亦將全部解決;
 
(c) 中匯安達風險管理有限公司(中匯安達)獲委聘進一步檢視該集團的內部監控系統,以符合上文5(d)段所載的復牌條件。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8.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9. 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中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對除牌程序更有確定性。《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旨在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以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10. 《上市規則》第6.01A(2)條載有若干過渡性規定。按該公司的情況,適用的相關過渡性規則是第6.01A(2)(b)(ii)條,適用於在生效日期當天已停牌12個月或以上、但在緊貼生效日期前尚未有決定開展除牌程序亦未有接獲除牌通知期的發行人。按《上市規則》第6.01A(2)(b)(ii)條,第6.01A(1)條所指的18個月停牌期於生效日期前6個月開始計算。
 
11. 上述規定的實際效果是該公司若未能於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復牌,便會被除牌。在本個案中,該公司未能於2019年7月31日前復牌,但上市科經諮詢證監會後同意將除牌一事押後執行,至少延至2019年10月31日。
 
12.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3.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
 
14. 2019年10月1日前,《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如下:「發行人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或擁有相當價值的有形資產及/或無形資產(就無形資產而言,發行人須向本交易所證明其潛在價值),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1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5. 2019年11月,上市科向上市委員會建議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因為該公司未能令其信納已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以及該公司沒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資產以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
 
16. 上市委員會於2019年11月7日考慮了有關事宜。基於該公司未能在2019年10月31日或之前復牌,且被認為未能按《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擁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相當價值的資產令其證券得以繼續上市,故上市委員會決定須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7. 在該公司分別於2019年12月20日及2020年1月17日提呈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書面陳述中,其提及復牌建議並進一步稱其已經在符合復牌條件方面取得重大進展。當中,該公司聲稱其已刊發所有先前未公布的財務業績及報告,以及其於2020年1月13日就出售事項簽訂協議。
 
18. 該公司提交了該集團對廣發銀行提出的法律訴訟的最新情況,但指有關訴訟程序(及其他事宜)不受該公司控制。該公司要求給予更多時間以處理聯交所提出的所有尚未解決的疑慮。
 
19. 該公司並未出席聆訊。
 
上市科的陳述
 
20. 上市科提出該公司未能符合全部復牌條件。上市科認為該公司未能令其信納已符合5(c)段所載的復牌條件,原因是核數師對2016財政年度至2018財政年度的年度業績均無法表示意見,且該公司準備針對引致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事宜的處理計劃非常初步及籠統。此外,上市科亦認為該公司未算符合上文5(d)段所載的復牌條件,因中匯安達對該集團內部監控系統作出的進一步檢視尚未完成。
 
21.  上市科進一步稱,該公司未能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下要求擁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相當價值的資產令其證券得以繼續上市的規定。該公司的七座金礦已停止運作,該公司亦計劃出售持有其當時全部礦產的公司。建議中的收購事項及重新發展採礦業務都尚在初步階段。此外,該公司亦未能證明其有足夠的資產產生足夠的收入及盈利以令其得以繼續上市。
 
22.  上市科指出,上市委員會作出裁決後,該公司在符合尚未達成的復牌條件以至重新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方面都沒有任何重大進展,又指該公司的情況不符合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故不應准許該公司延期。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23.  上市覆核委員會考慮了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陳述及證據後,裁定該公司:(a) 未能符合所有復牌條件;及(b) 未能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因其並無足夠的業務運作或資產。 
 
24.  有關該公司符合復牌條件的情況以及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方面,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顧慮與上市委員會相同(詳情載於2019年11月8日的覆函)。在達致其意見的過程中,上市覆核委員會很清楚其不受上市委員會所作決定的約束,所以是完全重新考慮有關事宜。上市覆核委員會亦考慮了該公司陳述中關於上市委員會作出決定後的事態發展(其中包括但不限於有關廣發銀行訴訟以及建議中收購事項),但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儘管事態有所發展,上市委員會指出該公司未能符合復牌條件及《上市規則》第13.24條規定的問題仍然存在。在復牌條件方面(並不限於以下事項),該公司處理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工作仍然十分初步且存在不確定性,而對於中匯安達的檢視會於何時結束,又或會有什麼發現或建議,該公司亦未見有何進一步表示。就《上市規則》第13.24條而言,儘管該公司於2020年1月簽訂了協議,但該協議設有若干先決條件,包括資產估值以及可能要進行股本集資。因此,建議中收購事項整體上仍處於初步階段。
 
25.  鑒於上述情況,再加上有待處理及解決的事宜眾多,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的情況不符合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故本個案中不會延長該公司的補救期。
 
決定
 
26.  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上市規則》第13.24條於2019年10月1日修訂為:「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