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9日

中國滙源果汁集團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2月14日發信通知中國滙源果汁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將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其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12月9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該公司應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上市。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股份自2007年2月23日起於主板上市。該公司從事水果和蔬菜汁生產和銷售業務。
 
2. 由於該公司逾期仍未公布其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12017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其股份自2018年4月3日起暫停買賣。因應該公司於2018年3月和4月發出的公告(貸款公告)中所述事項,該公司需更多時間編製該集團2017財政年度的財務報表,而核數師普華永道也需時進行審計工作。就此而言,該公司公布:
 
(a) 其曾於2017年8月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間,提供約人民幣43億元的貸款(該貸款)予由該公司控股股東朱新禮先生(朱先生)持有70%權益的北京滙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北京滙源)以及另外三家由朱先生持有超過30%權益的公司(與北京滙源合稱「朱氏聯繫公司」)。該貸款及應計利息已全額償還。
 
(b) 該貸款未經該公司的董事會批准,事前董事會亦不知情。該貸款構成主要及關連交易,但該公司並未根據《上市規則》簽署任何書面協議、刊發任何公告或尋求獨立股東的批准。
 
(c) 該貸款也違反了該公司就獲得可換股債券和銀行貸款而訂立的融資協議中的契諾,可能導致提前贖回可換股債券、提前償還該貸款以及其他債務的交叉違約,而嚴重影響核數師評估該公司是否能在持續經營的基礎上編製其2017財政年度業績。
 
3. 於2017年8月和9月,即批出該貸款時間前後,該公司分別發行6.5%優先票據集資2億美元以及通過一份定期貸款融資協議集資1.6億歐元,合共相等於約人民幣41億元。於2018年1月,該公司又透過發行可換股債券(可換股債券)集資10億港元。
 
4. 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期間,該集團的附屬公司與銀行簽訂了定期存款質押合同(質押合同),為借給北京滙源和該公司前附屬公司山東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山東滙源)的某些貸款融資(融資)提供擔保。由於融資中涉及的貸款於2018年7月左右出現違約情況,銀行於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從質押合同中的定期存款扣除合共約人民幣57億元。
 
5. 在2017年1月至12月的較早期間,該集團亦已透過約156筆交易(進一步交易)向朱氏聯公司合共轉賬約人民幣72億元。由於該集團認為這些轉賬僅為增加銀行交易量而作出,並屬短期性質,可於幾天內清還,因此事先並無徵求管理層批准,也沒有在該集團的會計系統上作出任何轉賬記錄。
 
6. 貸款公告刊發後,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若干復牌條件,該公司須在上市科滿意其已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有關條件包括該公司須:
 
(a) 對該貸款進行適當的獨立調查、刊發調查結果,並處理當中找到的問題(復牌條件一);
 
(b) 證明該公司已制定足夠的內部監控系統以履行其在《上市規則》下的責任(復牌條件二);
 
(c) 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監管疑慮(復牌條件三);
 
(d) 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如有)(復牌條件四);及
 
(e) 向市場披露該公司所有重大資料(復牌條件五)。
 
7. 2018年6月,該公司的獨立董事委員會委任致同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致同)對該貸款相關事宜進行獨立調查(調查),並委任天職香港內控及風險管理有限公司(天職香港)檢討該公司的內部監控系統(內部監控檢討)。在調查過程中,致同發現在2017年1月至12月期間發生的進一步交易,因此將之納入調查範圍。
 
8. 2019年10月,一名持有該公司發行的可換股債券的人士,以該公司無力償還債項為由,針對該公司提出清盤呈請(清盤呈請),並申請為該公司委任臨時清盤人。這些程序也導致該公司為數2000億美元的優先票據交叉違約,影響到該集團的財務狀況。該公司刊發2017財政年度業績之後未有再刊發任何財務業績。
 
9. 2020年1月31日,該公司提交了一份復牌建議(該建議),列出其擬以何方式符合復牌條件。該公司要求聯交所將復牌期限延至2020年12月31日。根據該建議,該公司已採取和將會採取的主要行動如下。
 
        復牌條件一:對該貸款進行適當的獨立調查、刊發調查結果,並處理當中找到的問題
 
10. 根據致同的調查結果,獨立董事委員會曾:
 
(a) 提出補救措施建議,該公司董事會經已批准,並由獨立審查委員會(由全體獨立非執行董事組成)監督和審視補救措施的實施進度;及
 
(b) 指示致同執行額外程序,以(i)查證2016年以及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0月1日期間可有任何未記錄的交易,並(ii)審查2018年3月31日至2019年10月31日期間借給關聯方的貸款(額外程序)。額外程序預計在2020年2月底前完成。
 
        復牌條件二:證明該公司已制定足夠的內部監控系統
 
11. 在提出該建議之時,天職香港正敲定內部監控檢討報告內容,並預計於2020年2月中向獨立董事委員會發出報告。
 
        復牌條件三: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
 
12. 該公司指致同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朱先生以及該集團的董事和其他管理層曾參與或知悉該貸款和進一步交易。
 
        復牌條件四: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如有)
 
13. 該公司的審核委員會已要求核數師和該公司加快工作,以便在2020年5月31日或之前刊發2017至2019各財政年度的經審核賬目。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14.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2)(b)(i)條的過渡安排,倘若發行人的證券在生效日期當天已連續停牌少於12個月,該18個月期間將由生效日期開始計算(因此該公司的復牌期限為2020年1月31日)。
 
15. 指引信HKEX-GL95-18(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中提到,被停牌之發行人必須在補救期屆滿前解決所有導致停牌的問題,否則上市委員會可取消其上市地位。
 
16. 該公司的股份自2018年4月3日起停牌。因此,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2)(b)(i)條的規定,若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1月31日或之前復牌,便可被除牌。
 
17.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8.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例如:(a)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是(b)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9. 2020年2月,上市科向上市委員會建議將該公司除牌,原因是該公司未能於復牌期限2020年1月31日或之前令上市科滿意其已符合復牌指引。上市科在其2020年2月10日的報告中概述了該公司就每個復牌條件的不足,並指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屬於GL95-18第19段下應予延長期限的特殊情況。
 
20.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2月13日審理此事,並拒絕應該公司的要求將復牌期限延至2020年12月31日,原因是該公司的情形並不屬於GL95-18所述的特殊情況。
 
21. 上市委員會同時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原因是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1月31日或之前符合復牌指引。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22. 該公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將復牌期限延至2021年6月7日,還交代了其符合復牌條件的最新情況。
 
        復牌條件一:對該貸款進行適當的獨立調查、刊發調查結果,並處理當中所找到的問題
 
23. 該公司指出,致同已完成調查和額外程序,而列出調查主要結果的公告也分別於2020年1月31日和2020年4月14日刊發。董事會贊成調查的所有結果以及獨立董事委員會的建議(包括補救措施)。基於天職香港的檢討結果,獨立董事委員會認為其所有與調查結果有關的建議補救措施均已切實執行。
 
(a) 對上市科指調查不涵蓋2019年11月後的期間,該公司回應表示,調查範圍是獨立董事委員會在諮詢專業顧問後劃定。該公司認為上市科對工作範圍的質疑並不成立。
 
(b) 對上市科指該公司未能提供2016年的某些銀行對賬單或會計紀錄,該公司回應表示,在調查期間已與獨立董事委員會充分合作,提供了其可以提供的一切相關資料。有部分資料未能提供,主要是歷史久遠和當時該公司的文件管理系統尚未完善所致。該公司也提及獨立董事委員會的報告中有關額外程序調查結果的部分,當中獨立董事委員會總括認為,有合理證據證明在2016年9月至12月期間發生過涉及關聯方的交易而未有記錄的機會不大。
 
        復牌條件二:證明該公司已制定足夠的內部監控系統
 
24. 該公司指天職香港已完成內部監控檢討並於2020年2月28日公布其調查結果。董事會已贊成所有上述調查結果以及天職香港和獨立董事委員會的建議(包括建議的補救措施)。天職香港進一步審視了董事會批准的補救措施的實施進度,並向董事會提交了進度報告。獨立董事委員會審閱該報告後,信納所有建議的補救措施已切實執行。董事會認為,內部監控檢討的結果顯示該公司有足夠而有效的企業管治、內部監控及財務匯報系統,助其履行《上市規則》所規定的責任,並認為採取獨立董事委員會建議的補救措施後,該公司的內部監控系統及企業管治當會進一步完善。
 
25. 該公司認為,上市科單憑該公司沒有發生相關交易以作測試,便斷定該公司無法證明其內部監控系統有效,並不合理。
 
        復牌條件三: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
 
26. 該公司指致同並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管理層誠信出現問題。無論如何,由於朱先生和他的女兒朱聖琴女士已於2020年2月12日辭去該公司的執行董事職務,因此沒有任何事實依據可證明該公司現任管理層的誠信會引起任何監管顧慮。
 
27. 該公司進一步指出,雖然致同對於朱先生的電郵是否完整一事不置可否,但相關觀察主要是基於在朱先生所收到的電郵中並未找到對應於不同員工發給朱先生的電郵。該公司認為,上市科不應單憑調查中的某些局限而對該公司作出不利指控。
 
28. 就上市科指其發現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兼執行董事鞠新艷女士(鞠女士)批准了某些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該公司強烈反對上市科基於質押合同上的簽署質疑鞠女士的誠信。
 
29. 就上市科關注到仍未能確定那些轉移至關聯公司的款項是否已全額償還,該公司指相關方目前尚無資金可償還給該公司,但該公司並無放棄追討款項。該公司進行債務重組時也嘗試一併解決這問題。
 
        復牌條件四: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30. 該公司指出,其唯一尚未符合的復牌條件是條件四,該延誤主要是歸咎於新冠病毒疫情下北京以及香港內地之間的防疫措施令2020年5月23日獲委任的新核數師中匯安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中匯安達)無法到中國有效開展審計工作。
 
31. 就上市科所提及有關該公司前任核數師普華永道呈辭信函,該公司不同意普華永道的指控。該公司表示,其在普華永道的審計過程中一直表現合作,並在所有可行和合理的情況下提供所要求的資料。但由於普華永道要求提供的是致同的工作文件,屬於致同的財產,而致同拒絕提供予普華永道,該公司也無權干預致同的決定。由於審計工作陷入如此僵局,該公司別無他法,才唯有另聘核數師,最終於2020年5月23日委任中匯安達為該公司的核數師。
 
32. 該公司預期在2020年11月18日、2020年12月29日和2021年1月20日之前分別刊發2017、2018和2019三個財政年度的經審計財務業績。根據審核意見擬稿,核數師對某些審計範圍無法表示意見,包括(i)物業、廠房及設備;(ii)土地使用權;(iii)無形資產;(iv)使用權資產;(v)遞延所得稅資產;(vi)出售附屬公司的會計賬冊紀錄有限;(vii)透過其他全面收入以公平值列賬之股權投資;及(viii)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該公司認為,只要能成功進行重組,完成額外的審計程序並由該公司委任的獨立估值師完成對該公司現金產生單位的估值,這些審核保留意見當可一一解除。
 
33. 該公司也指出,其重組及注資計劃進度理想:
 
(a) 關於呈請人在香港法院針對該公司提出的清盤呈請,香港法院於2020年11月下令將相關聆訊延至2021年6月7日,清楚顯示已給予該公司更多時間繼續進行重組。
 
(b) 該公司一直與數名準投資者商談,他們大部分已完成盡職調查,相關投資細節仍在積極商討中。
 
(c) 2020年9月,該公司一家全資附屬公司向北京法院提出重組前計劃。該公司估計,法院將在短期內正式接受重組申請並啟動司法重組程序。
 
(d) 該公司也知道其離岸貸款人的牽頭銀行正就多個重組方案進行內部討論。
 
上市科的陳述
 
34. 上市科指出,2020年1月31日的最後期限是指復牌的限期,而非遞交復牌建議的期限。為了確保除牌規則的效用及認受性,復牌的限期一般不予延長。因此,除非屬於GL95-18第19段下的特殊情況,否則發行人如被停牌而未能在最後期限前復牌,將被取消上市地位。
 
35. 該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的復牌期限之前符合復牌指引。就該公司的延長復牌期限申請,該公司未能證明其屬於GL95-18第19段下或可延長期限的特殊情況。上市科並就各復牌條件提出以下意見和陳述。
 
        復牌條件一:對該貸款進行適當的獨立調查、刊發調查結果,並處理當中所找到的問題
 
36. 上市科向上市覆核委員會交代了最新情況,指致同於2020年4月9日發出了關於額外程序的報告,表示發現該集團在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曾55次轉賬,向北京匯源和山東滙源匯款合共人民幣59億元。致同提供了有關質押合同的詳細資料。致同找到25份由該公司附屬公司的法定代表(包括該公司現任執行董事鞠女士)與銀行簽署的質押合同。尚有13份存款質押合同並未提供予致同審查。該集團並無與北京匯源和山東滙源簽署相應的書面協議。
 
37. 時任該集團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的翟所國先生(翟先生)聲稱已批准有關的存款質押合同,但並無相關批准紀錄或內部程序。他沒有向該集團的管理層報告此事或徵求其批准,因為他認為這些質押存款是該集團的定期存款。
 
38. 該公司也承認未遵守《上市規則》第十四A章關連交易規則下有關此類質押存款的披露和股東批准規定。
 
39. 關於因應致同的調查結果採取的補救措施,上市科留意到,該公司於2018年1月21日免去了張先生的基金管理中心主任職務,並委任翟先生接替其職。但是,翟先生也被發現涉及隨後多宗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他於2019年12月停任基金管理中心主任一職。關鍵時間的財務經理也離開了該集團。獨立董事委員會亦委聘天職香港對該集團的內部監控程序進行審查。
 
40.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並未符合復牌條件一。對於致同的調查報告中指出的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以外,是否還有其他由該集團向朱先生的公司作出的類似轉賬尚不清楚。特別是,上市科指致同之所以無法按照獨立董事委員會的指示確定該集團2016年內曾否亦進行了類似轉賬,是因為該集團無故未能提供銀行結單或會計紀錄。此外,致同亦沒有被指示對2019年11月之後的期間進行調查。因此,上市科關注到究竟2019年11月以後會否也有類似款項轉移給朱先生的公司,因為朱先生一直擔任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直至2020年2月,至今仍是該公司的控股股東和該公司的某些重要營運附屬公司的董事。
 
41. 上市科注意到,普華永道在2020年5月辭任之前曾向該公司表示,他們未獲提供足夠資料以評估致同的調查是否充分。
 
42. 總括而言,該公司未能令上市科信納其已制定足夠而有效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以防止將來再發生類似的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
 
43. 上市科提出,雖然該公司確認該貸款(人民幣43億元)和2017年1月至12月期間轉賬的人民幣72億元已悉數償還該公司,但其他金額(至少包括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轉賬的人民幣59億元)是否已償還給該集團,則不得而知。根據該公司2019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擬稿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管理賬目,上市科留意到還有關聯公司欠款人民幣570萬元及其他應收款人民幣70億元(沒提供細項),懷疑此類應收款可能涉及未經授權撥資轉入朱先生的公司。無論如何,如果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款項沒有償還給該集團,究竟該公司有否採取行動收回款項,亦未能確定。
 
        復牌條件二:證明有足夠的內部監控系統
 
44. 上市科留意到,天職香港於2020年2月27日發出了內部監控檢討報告。檢討分為兩個階段。上市科特別指出,天職香港在審查的第二階段發現了以下違規事件。在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該公司與朱先生控制的一家公司進行了七筆資本性質的交易,涉及金額共人民幣30億元,交易過程中沒有遵守該集團已加強的內部監控程序。七筆交易中有一筆涉及人民幣17億元,並由該公司當時的主席朱先生批准。其餘六筆交易均無相關證據或批准紀錄。
 
45. 產生這七筆交易的情況不明,但該公司承認未遵守《上市規則》第十四A章的披露和獨立股東批准的規定。
 
46. 有見及此並因為致同就額外程序的報告,獨立董事委員會委聘了天職香港執行協定程序,以評估所有內部監控補救措施的實施情況。根據天職香港2020年9月30日的實施報告(實施報告),天職香港所建議並經獨立董事委員會同意批准的所有補救措施均已切實執行。但是,實施報告指出,在協定程序進行期間未見該公司向關連人士提供任何新貸款,因此未能測試內部監控程序是否有效。
 
47. 上市科並不信納該公司已制定足夠而有效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以防止將來再發生類似的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
 
        復牌條件三: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
 
48. 上市科認為管理層的誠信仍然存在問題,因為:(i)致同的調查發現該公司向朱先生的公司作出了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ii)朱先生的公司似乎尚未向該公司還清款項;(iii)朱先生和鞠女士(二人在關鍵時間均為該公司的董事)至少參與了部分上述轉賬。上市科相信朱先生的參與部分或較內部監控審查所述更多,因為致同調查發現朱先生在多段時間的電郵均有缺漏,他亦未能就此提供合理解釋。
 
49. 上市科留意到,為了解決管理層誠信問題,朱先生於2020年2月12日辭去該公司董事兼董事會主席的職務。同日,其女兒朱聖琴女士也辭去了該公司董事一職。但上市科仍然關注朱先生或許仍能繼續參與該集團的管理和經營或對其有重大影響力,原因是:(i)朱先生仍是該公司的控股股東,擁有65.56%的權益。此外,朱先生和他的女兒仍然是該公司某些重要營運附屬公司的董事;及(ii)鞠女士被發現曾批准某些未經授權/未經記錄的轉賬,而她現時擔任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上市科留意到,鞠女士似乎與朱先生淵源甚深,因為自鞠女士於2001年11月加入該集團以來,她已擔任過集團多個高級職位。
 
        復牌條件四: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50. 上市科特別指出,截至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當日,該公司仍未刊發其在2017年財政年度後的財務業績。普華永道於2020年5月15日辭去該公司核數師一職。普華永道的辭任信中指出,儘管其多番提出要求,該公司仍遲遲未予提供關鍵審計資料。管理層也沒有就此確定明確的時間表,大大影響了2017年的審計進度。上市科注意到,普華永道就致同兩個階段的調查範圍、方法和調查結果提出了許多意見,並要求審閱相關工作文件。可是,普華永道的大部分建議均未獲聽取,其也未獲提供相關工作文件。普華永道未能從該公司管理層獲得滿意的解釋、回應或證據,故難以回應致同和天職香港兩者報告中提出的事項。此外,上市科亦留意到:(i)對完成2017年審計必要的其他重要審計資料及證據均尚未提供;及(ii)有關是否適宜在假設該公司能持續經營的基礎上編製其綜合財務業績,該公司的管理層並無向普華永道提供其評估及相關證明文件。
 
51. 上市科注意到中匯安達已於2020年5月23日獲委任為新核數師,並指出雖然該公司表示預期在2021年1月29日或之前補發所有尚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但考慮到該公司過往多番拖延以及尚未完成的工作,上市科不肯定它能否如期兌現承諾。再者,根據該公司提交的陳述所隨附的最新財務報表擬稿,中匯安達似乎會對至少四個方面無法表示意見,而該公司也沒有承諾或保證其有能力解決或可在短時間內解決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52. 上市科認為新冠病毒疫情並非足可支持推翻上市委員會的決定,其亦並非該公司請求延長復牌期限又或作任何延期的充分理由。該公司未能證明新冠病毒疫情導致其未能趕及復牌期限,因為:(i)新冠病毒疫情於2020年1月底左右才爆發,那時該公司已接近其復牌期限(2020年1月31日);及(ii)該公司之所以未能在復牌期限之前刊發所有尚未公布的業績是因為其未能向普華永道提供所需信息而不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該公司還要解決多個監管問題才能復牌。上市科指出,該公司仍未符合另外其他幾項無關連的復牌條件(復牌條件一、二和三),其未能復牌並非因新冠病毒疫情所致。
 
53. 因此,鑑於該公司未能於復牌期限前符合所有復牌指引(至今亦仍未符合),並且其情況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因此沒有充分理由支持延遲至法院程序結果頒布後才將該公司除牌,或准予延長復牌期限。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54. 在聆訊之前,該公司向上市覆核委員會和上市科提供了很長的書面陳述,然而儘管內容很多,上市覆核委員會難以從中拼湊出影響該公司的重大事件,因為重要的資料都夾雜在附錄中。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鞠女士在聆訊中對提問支吾以對,閃爍其辭,亦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工作倍加困難。
 
55. 《上市規則》第6.01條訂明,如聯交所認為有必要保障投資者或維持一個有秩序的市場而有必要,聯交所有權將任何證券除牌。具體而言,《上市規則》第6.01A條規定,自該條文生效日期(2018年8月1日)起,聯交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就該公司而言,18個月期限已於2020年1月31日屆滿。GL95-18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為了實現這目標,上市委員會乃至上市覆核委員會獲賦予有限酌情權,可以酌情延長補救期,但只限於特殊的情況下。准予延期的通常只限於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只是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的情況,而當中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例如法庭延遲批准重組安排計劃。GL95-18意味着,財政拮据/面對財困的發行人可用以解決財務問題的時間相對短,近乎要在得悉問題後立即開始商討重組安排,才有望趕及《上市規則》第6.01A條規定的期限。
 
56. 在聆訊上,該公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將其獲准符合復牌條件的時限延長至2021年6月底,這與補救期的原定屆滿日期2020年1月31日相距很遠。在考慮此要求時,上市覆核委員會集中討論該公司須符合的其中兩個復牌條件,即復牌條件三(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及復牌條件四(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復牌條件三:證明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
 
57. 從2017年中至今,上市覆核委員會留意到,該公司的董事會和高級管理層有若干變動。朱先生及其女兒在整段期間直至2020年2月辭職時均擔任該公司的執行董事,並且在關鍵時間,包括該集團向朱氏聯公司提供該貸款之時,以及根據質押合同向銀行給北京滙源(其中一家朱氏聯公司)及山東匯源借出的銀行貸款提供擔保之時,以至透過進一步交易轉賬人民幣72億元給朱氏聯公司之時,朱先生及其女兒都是該公司的執行董事。雖然朱先生於2020年2月已辭任該公司董事一職,但上市覆核委員會發現他仍擔任該公司主要營運附屬公司的董事。朱先生亦仍是該公司的大股東,持有公司已發行股本的65.56%。該集團的長期僱員鞠女士於2018年1月成為執行董事,更在朱先生及其女兒辭任後成為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兼唯一執行董事。從高級管理層和董事會於2018年初聲稱獲悉該公司於2017年向朱氏聯公司提供貸款以來,朱先生及其女兒和鞠女士都不見預先採取任何有效措施,以防止向這些當事方進一步轉移資金、防止該集團的資產在質押合同下用作北京匯源和山東匯源的借款的擔保,又或確保該公司遵守《上市規則》,而是事過境遷才施然採取行動。在他們的管理下,該集團向朱氏關聯公司和山東匯源提供資金,導致該公司的公眾股東和該集團的債權人蒙受重大損失。上市覆核委員會發現,儘管如此,朱先生和鞠女士仍在該集團繼續擔任高級管理職位或董事職位。
 
58. 就朱先生的情況,上市覆核委員會的觀察是,很難相信他持有北京匯源大多數權益而對其財務狀況及經營資金來源毫不知情。但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無對此作出批評。即使朱先生不知道該集團向朱氏關聯公司和山東匯源作出了巨額轉賬,他作為該公司的執行主席 (executive chairman)兼控股股東,有能力引入適當的制度和監控措施以保護該集團的資產並確保遵守《上市規則》,但他沒有這樣做。在上市覆核委員會來看,朱先生繼續對該集團的事務有影響力,因為他繼續擔任該集團主要營運附屬公司的董事,而且可運用其作為大股東和控股股東的權力任免董事。基於上述原因,上市覆核委員會並不同意管理層的誠信不會引起任何合理的監管顧慮,反而認為這些顧慮顯然繼續存在,而該公司並未充分解決這些問題。
 
        復牌條件四: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59. 上市覆核委員會觀察到,儘管該公司在其書面陳述中預計能在2020年11月20日刊發2017財政年度的財務報表,但到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之日尚未刊發。2018財政年度和2019財政年度的賬目也未刊發。中匯安達在2017財政年度賬目擬稿中未對賬目發表意見,因為它未能獲得適當的審計證據作為審核意見的依據。具體而言,核數師無法獲得關於以下資產可否收回的充分證據:物業、廠房及設備;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遞延所得稅資產;可供出售資產;及應收關聯方賬款。此外,報告擬稿中對賬目作出了保留意見,原因是該公司在不確定因素籠罩下能否持續經營存有重大疑問,而能否持續經營是經審計賬目的編製基礎。
 
60. 該公司將其編製2017年財政年度和以後年度的審計賬目的延誤主要歸咎於新冠病毒疫情。無疑疫情或有導致一定延誤,但上市覆核委員會清楚看到這不是延誤的主因。2017財政年度和2018財政年度的審計工作在疫情爆發之前已拖延了相當長時間沒有進展。到2020年5月中匯安達開始進行2017財政年度的審計工作時,內地疫情的影響已逐漸舒緩,核數師進行實地審計工作大致已較容易。但是,即使沒有疫情的阻礙,核數師也顯然無法在該公司完成在岸和離岸重組之前發表任何不帶有保留意見的審核意見。就此而言,重組的法院程序在北京才剛剛開展,而離岸重組更處於非常初步的階段,究竟重組最終能否完成仍屬未知數。中匯安達在聆訊中也確認了這一點。再者,該公司被提出了清盤呈請,以致核數師無法在該公司能持續經營的基礎上完成其賬目。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即使該公司能成功刊發賬目,也顯然無法在短期內釋除核數師對賬目提出的疑慮。
 
61. 鑑於上述情況,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明顯未符合復牌條件四,因為它並未刊發所有財務業績並處理審核保留意見。由於該公司未必能刊發不帶有保留意見的賬目,並且目前在編製賬目和推進該集團的全面重組方面均進度緩慢,因此該公司的延期要求並不符合上市覆核委員會可行使酌情權給予稍多時間符合復牌條件的有限情況,故不獲批准延期。
 
62. 由於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已符合復牌條件三和復牌條件四,因此它亦不必處理該公司是否已充分符合其他有關內部監控和刊發所有重大資料的復牌條件。該公司於2020年1月31日以至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日前均未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且仍未復牌,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1)條聯交所已可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決定
 
63. 由於上述原因,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該公司的財政年度年結日為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