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0日

久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
 
上市委員會2020年3月20日發信通知久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連同其附屬公司統稱該集團)將取消其主板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10月5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科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的決定。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向上市覆核委員會提出的所有論點。
 
1. 該公司涉及石油產品及非石油產品的商品貿易業務(商品貿易業務)佔該公司截至2016年3月31日止財政年度(即2015/2016財政年度)及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財政年度(即2016/2017財政年度)的總收入逾99%1。於2019年,該公司大幅轉變了商品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當中包括:(i)終止了與其銷售代理之間的銷售代理協議,此前該公司完全或大部分依賴該協議取得貨源及進行銷售;(ii)轉而依賴其內部團隊經營有關業務;及(iii)與商品貿易行業的其他供應鏈服務提供商訂立供應鏈聯盟框架協議(業務模式轉變)。該公司亦經營金融服務業務,包括貸款、證券經紀及資產管理(金融服務業務)。由於盈利能力不足,該公司在2015/2016財政年度前後暫停了原油業務(原油業務)的運作。
 
2. 該公司的股份自2018年7月3日起一直暫停買賣,原因是該公司未能及時刊發2017/2018財政年度的財務業績。該公司當時的核數師需要更多時間去完成商品貿易業務方面尚未解決的審核問題(審核問題)。
 
3. 2018年9月13日,聯交所對該公司施加了若干條件(復牌條件),該公司須於2020年1月31日的復牌期限前獲上市科信納其已經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有關條件包括該公司須:
 
(a) 妥善調查並處理審核問題,採取適當的補救措施;
 
(b) 刊發所有尚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及
 
(c)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
 
4. 該公司於2019年10月2日刊發了季度更新公告。其後上市科與該公司之間續有通訊,包括該公司於2019年10月16日致函上市科。2019年11月5日,上市科去信該公司,當中包括對該公司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表示關注,要求該公司處理該等問題。
 
5. 該公司於2019年12月16日向上市科提交其復牌建議。及後雙方進一步往來通訊,當中包括該公司於2020年1月期間多次去信上市科。
 
6. 上市科對該公司已於復牌期限前符合復牌條件並無異議。然而,上市科並不信納該公司有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而可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下的持續上市責任。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7.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經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8. 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中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了解除牌程序。《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旨在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以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9. 《上市規則》第6.01A(2)條載有若干過渡安排。按該公司的情況,適用的相關過渡安排載於第6.01A(2)(b)(i)條,適用於在緊貼生效日期前並非被聯交所裁定須開展取消上市地位程序及未獲通知除牌期限、且在上述生效日期當天已連續停牌少於12個月的發行人。按《上市規則》第6.01A(2)(b)(i)條,第6.01A(1)條所指的18個月期間由生效日期開始計算。
 
10. 上述規定的實際效果是該公司若未能於2020年1月31日或之前復牌,便可被除牌。
 
11.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2.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
 
13. 《上市規則》第13.24條於2019年10月1日修訂為:「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2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4. 於2020年3月,上市科向上市委員會建議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原因是該公司未能向上市科證明並令其信納該公司經營的是有實質內容且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能夠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下的持續上市責任。
 
15.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3月19日審議此事,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原因是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有具實質內容且是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能夠符合其於《上市規則》第13.24條下的持續上市責任。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6. 該公司表示,其於停牌期間已採取了董事會認為必需的各項措施,以處理審核問題並改善該集團的業務運營。該等措施包括但不限於減少該集團對單一客戶及數名供應商的依賴,以及集團任命新的董事會及管理層成員監督及引領該集團主要業務的運作。
 
17. 該公司表示,其於補救期內已經符合了上市科於2018年9月13日所通知的所有復牌條件。上市科是在2019年11月5日首次通知該公司其對該公司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關注,那已是上市科知會該公司有關復牌條件的大約14個月後。儘管該公司已立刻採取行動去處理上市科關於《上市規則》第13.24條方面的關注,但一切要趕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意即僅餘三個月左右的時間,該公司直指是不合理的要求。該公司表示,絕大部分停牌個案中的相關公司均有超過10個月的時間去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有些公司甚至有17至18個月的補救期。
 
18. 該公司表示,上市科於2019年11月施加的有關《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復牌條件,是基於2019年10月1日生效的第13.24條項下新規定。該公司認為上市科與上市委員會沒有評估該公司是否持續符合舊的第13.24條(2019年10月1日前有效),作出除牌決定時亦沒有考慮這因素。該公司指其在有關修訂前一直符合舊的第13.24條的規定,理應有權獲得由2019年10月1日起計為期12個月的過渡期(適用於所有因規則修訂而未能嚴格遵守第13.24條的發行人)。該公司的立場是,上市科及上市委員會沒有考慮到該公司適用12個月過渡期的情況,對該公司處理不公。
 
19. 該公司指該集團過去五個財政年度一直有如《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擁有足夠的業務及資產水平。該公司於2018/2019財政年度以及2019/2020財政年度的業務水平下跌,主要是該公司停牌及重組期間耗費時間及資源進行法證調查,再加上整合商品貿易業務以及減少對若干客戶及供應商的重大依賴以及相關信貸風險均需要過渡時間所致。該公司認為,考慮到該公司於停牌期間面臨的情況,業務下滑只是一時之事。該公司亦向上市覆核委員會提交了其對2020/2021財政年度以及2021/2022財政年度的盈利預測。
 
20. 該公司解釋,於2018年4月1日首次採用有關收入確認的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第15號(HKFRS 15)導致其2018/2019財政年度的收入大幅減少,原因是收入按HKFRS 15以淨額入賬(而非按香港會計準則第18號(HKAS 18)以總額入賬),即已從風險報酬法轉為控制權轉移法。 該公司過去五個財政年度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就只2016/2017財政年度錄得溢利約9,520萬港元。虧損由2017/2018財政年度約1.996億港元增加至2018/2019財政年度約4.05億港元,惟2019/2020財政年度有所下降。
 
21. 就業務而言,該公司認為,由於業務模式轉變,該公司有信心其主要業務——商品貿易業務將進一步增長至更高水平,而過度依賴少數客戶及供應商的業務風險將同時減少。該集團已於2020年3月及4月與獨立第三方就其商品貿易業務簽訂了兩份主要石油產品合約。該公司亦於聆訊時的口頭陳述中表示,其內部團隊一直在探索若干其他非石油商品的買賣業務,包括鎳產品、和牛及醫療相關供應品,該公司亦已就該等商品訂立了若干買賣合約。就金融服務業務而言,該公司指集團的董事及主要員工有充足的經驗及專業知識去管理並進一步發展該業務。 該公司已與第三方簽署了諒解備忘錄,以期成立涉及文化旅遊項目投資的新基金,並正與該第三方商議投資管理協議的條款。至於原油業務,該公司於中國黑龍江省的油田項目的生產已暫停運作。由於2020年3月全球油價大跌,該集團的管理層會密切留意市況,同時積極準備、提升該公司的能力,待合適時候可恢復原油生產。
 
22. 公司資產方面,該公司表示該集團「一般在業務營運中產生並確認」資產,從而支持業務的持續經營。
 
23. 對於聆訊時上市覆核委員會問及該公司核數師無法對其2019/2020財政年度的財務業績發表意見,該公司回應時指,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對重大不確定性的顧慮,因為那令人非常懷疑該集團的持續經營能力。該公司表示其已採取措施處理有關事宜,並已與核數師溝通,以期下一年度核數師就可撤回無法表示意見的聲明。
 
24. 該公司請上市覆核委員會給其從接獲上市科就《上市規則》第13.24條表示關注的信函日期起計18個月的過渡期,又或由新修訂的第13.24條的生效日期(2019年10月1日)起計12個月的過渡期。
 
上市科的陳述
 
25. 上市科表示,要實現復牌,發行人須制定並落實其復牌計劃,向上市科證明並令其信納發行人已符合所有復牌條件/指引,完全符合《上市規則》的規定。儘管上市科對該公司於2020年1月31日復牌期限前已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並無意見,惟其並不信納該公司有具實質內容且是可行及可持續、足以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項下持續責任的業務。
 
26. 就該公司的營運而言,上市科表示,商品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於2019年6月已徹底改變,此後經營規模已減至極小。該公司未能證明其為這業務制定了明確而具體的業務計劃、目標或策略,又或該業務於可預見未來可有大幅增長,令人對該業務的實質內容、可行性及可持續性有所質疑。就金融服務業務而言,由於實際涉及的業務水平非常低,亦欠缺可預見未來能大幅增長的實際基礎,業務的實質內容、可行性及可持續性均成疑問。至於原油業務,該公司尚未獲得重啟相關油田經營所需的所有牌照。而且重啟營運後的預期收入微乎其微,該公司未能證明該業務可行及可持續。
 
27. 就該公司資產而言,該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顯示其總資產8.99億港元,當中8.369億港元為應收款項、預付款項、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按公平值計入損益的金融資產以及無形資產。該公司未能證明這些資產會如何大幅改善其業務營運的表現及盈利能力,而且該等資產亦不足以支持該公司開展可行且可持續的業務。
 
28. 上市科於聆訊時的口頭陳述中表示,根據該集團於2020年9月底發布的2019/2020財政年度財務業績,集團該年度錄得重大虧損,負債淨額約7,400萬港元,由此可見該公司的業務或資產水平的充足性根本沒有任何大幅改善。上市科對該公司未能遵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評估並沒因為此等財務業績而有任何改變。
 
29.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申請給其從2019年11月5日起計18個月的補救期是不合理的要求,因為發行人本來就必須處理可能不時出現而導致停牌的種種事宜,並要令聯交所信納其已全面遵守《上市規則》(包括第13.24條)的規定,即使遵守第13.24條的規定並非預先已存在的復牌條件。此外,該公司的商品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徹底改變後並無作出披露,直到2019年10月2日該公司發布季度業績公告之時才首次披露,以及於2019年10月16日去信上市科回應其查詢、釐清公司的業務模式及經營時,方再作披露。
 
30. 上市科認為, 該公司並沒有充分落實復牌所需一切相關步驟(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除外),也不只是要求稍加延期以便落實尚未解決的事宜。該公司並沒有處理其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實際問題以求復牌。因此,情況並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31.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儘管上市科並不質疑該公司已於復牌期限前符合復牌條件,但上市科並不信納該公司擁有可行且可持續的業務而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
 
32. 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注意到,《上市規則》第13.24條屬於質量性的測試(見該條的相關附註),按此,發行人負有一項持續責任,其業務於任何時候均必須有足夠的業務水平,亦必須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來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上市覆核委員會又注意到,根據GL95-18,停牌發行人應採取各種措施,包括按《上市規則》第13.24A條的規定發布季度公告,更新有關其業務營運、落實復牌計劃/符合聯交所規定的復牌條件及指引的進度等的最新情況,該等披露將令聯交所得以監察其復牌進度,並於適當時向發行人提供指引。停牌的發行人亦應維持足夠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以確保完全遵守《上市規則》下的持續責任。GL95-18並表明,在停牌發行人的補救期內,聯交所可按發行人的情況變化不時修訂復牌條件/指引。
 
33. 考慮過該公司及上市科就該公司業務營運及資產狀況而提供的大量書面及口頭陳述後,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有如《上市規則》第13.24條所規定有足夠的業務水平或足夠的資產。
 
34. 就該公司的營運而言,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業務具有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亦未能證明其整體業務營運具有實質內容並且可行及可持續。尤其是,該公司2018年4月1日首次採用有關收入確認的hkfrs15以及隨後轉變業務模式後,作為該公司主要業務的商品貿易業務的業務水平十分低,毛利率極其微薄。業務模式轉變是該公司處理停牌相關的各種問題時所極力促成並自主進行的一項轉變。在業務模式轉變之前,該公司已呈非常依賴極少數的顧客及供應商之勢,對此該公司亦直認不諱。另外,金融服務業務帶來了巨大損失,運營水平亦非常低。原油業務更已暫停了好幾年,何時恢復生產仍很不確定。
 
35. 至於該公司的資產,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有如《上市規則》第13.24條所規定具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業務,以使其股份可繼續上市。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的財務狀況(包括2019/2020財政年度的龐大淨負債7,400萬港元,以及於2020年3月31日應收貸款的重大減值虧損約5,530萬港元)表明其資產的充足性每況愈下,而該公司並未能提供足夠的證據來證明其資產將如何支持其經營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
 
36. 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核數師對該公司2019/2020財政年度的財務業績無法發表意見,原因在於2019/2020財政年度,該集團錄得約2.37億港元的該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2020年3月31日的淨負債約7,400萬港元,整個年度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出淨額約8,500萬港元,2020年3月31日的銀行及現金結餘約4,600萬港元。核數師認為這些情況表明該公司財務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或會令人嚴重質疑該集團的持續經營能力。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此等情況令人嚴重質疑該公司能否持續經營以及其整體業務運作是否可持續。該公司未能證明核數師信納該公司已完全解決令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所有事宜,又或證明核數師已自行提出其會撤回無法表示意見聲明的具體時間。無論如何,該公司最新的財務資料並未顯示該集團的業務及財務表現有何重大改善。此外,按該公司各項業務的最新狀況,該公司本身對2020/2021及2021/2022兩個財政年度所作的盈利預測究竟能否實現仍存有重大不確定性。
 
37. 至於該公司提出給予過渡期/延長補救期的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留意到,及至聆訊之日,適用於所有因規則修訂而未能嚴格遵守經修訂的《上市規則》第13.28條的發行人的12個月過渡期亦已於2020年10月1日屆滿。此外,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若要悉數處理所有有關《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尚未解決問題所必須採取的步驟上仍有重大不確定性,而且該等步驟不見得只是程序問題。該公司雖已採取措施嘗試改善其業務營運,包括為其商品貿易業務開發全新的非石油商品,但其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該公司的財務表現有機會在相當短時間內出現重大改善而令其能夠符合第13.24條的規定。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的情況不符合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故不會根據GL95-18延長該公司的補救期。
 
38. 對於該公司指上市科在其補救期末段(2019年11月5日)才通知該公司、表示關注其有關第13.24條的合規情況,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上市科表示,該公司直至2019年10月方披露其商品貿易業務的業務模式徹底改變,而這大大改變了上市科對該公司是否符合第13.24條的評估。上市覆核委員會進一步注意到上市科關於第13.24條的關注源於該公司自行對其業務模式及運作作出重大轉變,並知悉上市科的陳述指在本個案中,上市科能夠對該公司是否符合第13.24條提出關注的時間點,相信很難可以比2019年11月5日早太多。
 
決定
 
39. 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該公司的年結日為3月31日。

2 在2019年10月1日前,《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如下:「發行人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或擁有相當價值的有形資產及/或無形資產(就無形資產而言,發行人須向本交易所證明其潛在價值),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