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9日

中國幸福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上市覆核委員會
 
GEM上市委員會2020年6月12日發信通知中國幸福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將取消其GEM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11月2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部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推翻GEM上市委員會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的決定。如下文所詳述,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該公司應獲給予更多時間去處理上市科的關注事項。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 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主要從事酒類及雪茄、高爾夫產品以及鐘錶及珠寶的零售及買賣的業務(分別稱為酒類及雪茄業務高爾夫業務鐘錶及珠寶業務),在位於信德中心的港澳碼頭設有兩家店鋪。 該公司2000年7月25日在GEM(時稱創業板)上市,但其股份自2018年11月5日起暫停買賣。
 
2. 停牌的原因是該公司於2017年11月至2018年9月期間收購並通過旗下一家在成都的附屬公司(成都附屬公司)經營的P2P業務出現若干問題及事件。成都附屬公司在董事會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了若干交易,包括兩筆貸款及出售兩個辦事處(貸款及出售)。該公司未能取得成都附屬公司的賬冊紀錄,導致該公司延遲了刊發2018年的財務業績。成都市公安局分別逮捕及拘留與成都附屬公司有關的人士(當中並沒有該公司董事),其後成都附屬公司停業。
 
        復牌條件
 
3. 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若干復牌條件,該公司須在上市部滿意其已經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 聯交所列出適用於該公司的復牌指引如下:
 
(a) 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復牌指引1);
 
(b) 對P2P業務的財務、營運及其他事宜進行適當的調查,公布調查結果並採取適當的補救行動(復牌指引2);
 
(c) 進行獨立內部監控制度檢討、公布檢討結果,並證明該公司已建立充分的內部監控及程序,足以遵守《上市規則》及保障自身利益(復牌指引3);及
 
(d) 公布該公司所有重大資料,讓股東及其他投資者得以評估其情況(復牌指引4)。
 
        後續發展
 
4. 該公司成立了調查委員會,成員均為非執行董事,隨後該委員會又委聘了一家調查公司(ZA Risk)。ZA Risk對有關P2P業務的事宜進行了調查,並審閱了該公司的財務匯報程序及內部監控制度。ZA Risk 對P2P事宜的調查找出有關貸款及出售的內情,發現該等貸款及出售是基於某些人士的利益而用欺詐手法進行。並無證據證明該公司的董事或當時的行政總裁曾參與其中或對事件知情。該公司宣布,自2018年9月1日起,其已失去對成都附屬公司的控制權,因此不再將該附屬公司的賬目綜合計算(不再綜合入賬)。於2020年1月16日,該公司宣布其在香港高等法院提起法律訴訟,以賣方的欺詐性虛假陳述為由,要求撤銷有關收購P2P業務的協議(高等法院訴訟)。
 
5. ZA Risk就該公司的內部監控制度及有待改進的地方提出了多項建議。其後ZA Risk在跟進檢討中確認有關建議已落實執行。
 
6. 在P2P業務事件之後,該公司六位執行董事中有四位先後辭職或遭罷免(一位於2019年5月1日、兩位於2019年4月30日以及一位於2020年4月1日)。該公司最大股東於2019年10月出售了其於該公司的11%權益。一名新股東於2019年10月購入20%的初步股權,到聆訊時有關持股比例已增至26%。
 
7. 截至聆訊日期,該公司已補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包括2018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1 (於2019年11月3日刊發)及2019財政年度的全年業績及2020年第一季業績(分別於2020年3月31日及2020年5月15日刊發)。然而:-
 
(a) 就2018年的全年業績而言,有關不再綜合入賬一事,基於無足夠證據確定這審計處理方法是否適當及由此而起的連帶損失是否準確,核數師就此事發出無法表示意見聲明。
 
(b) 就2019年的全年業績而言,核數師對該公司能否持續經營發表保留意見,理據包括:-(i)不論對於該公司向賣方提起的高等法院訴訟的法律索償結果,還是對該公司能否追討收回就P2P業務支付的現金代價120,000,000港元,並解除償還相關承兌票據下涉及約155,000,000港元的進一步拖欠債務(連同應計利息約3,000萬港元)的責任,均缺乏有關審計證據;及(ii)對該公司聲稱將為其提供支持的最大股東,無法評估其財務能力。核數師還對2019財政年度全年業績的期初結餘數字以及就不再綜合入賬發出無法表示意見所產生的相應數字發表保留意見。
 
8. 聯交所上市科先後於2019年11月26日、2020年1月10日及2020年3月19日致函該公司,表達其對該公司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的關注。該公司分別於2019年12月12日、2020年2月28日及2020年4月3日以書面陳述回應。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9. 《GEM規則》第9.01條明確規定,發行人的上市必附帶如下條件:如聯交所認為必需保障投資者或維持一個有秩序的市場,則其可在其認為適當的情況下將證券停牌。
 
10. 《GEM規則》第9.04條規定聯交所在任何情況下均可指令發行人的證券停牌,包括聯交所認為發行人所經營的業務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的規定,或聯交所認為發行人不再適合上市。
 
11. 《GEM規則》第9.14條訂明,根據《GEM規則》第9.01條,聯交所可於發行人的證券已持續停牌一段長時間而發行人並無採取足夠措施令證券復牌的情況下,取消發行人的上市地位。 《GEM規則》第9.14A(1)條訂明:「在不損害第 9.14 條給予本交易所的權力的情況下,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2個月的證券除牌。
 
12. 《GEM規則》第17.26條規定,發行人經營的業務(不論由其直接或間接進行)須有足夠的業務運作並且擁有相當價值的資產支持其營運,其證券才得以繼續上市。
 
13.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經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 《GEM規則》第9.14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2個月的證券除牌」。
 
14. 聯交所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就長時間停牌公司提供了相關指引。GL95-18第19段列出了上市委員會或會延長停牌發行人的補救期的特殊情況。 GL95-18第43段載列了若干指引,涉及無法表示意見或否定意見可能關乎非發行人所能控制事宜的情況。第44段說明,可視為非發行人所能控制的情況的例子包括審核問題必須待得到法庭命令後方可完全解決,而有關法律程序尚在進行中。
 
15. 聯交所的指引信HKEX-GL106-19(GL106-19)就聯交所應用《GEM規則》第17.26條(適用於GEM發行人時)的宗旨及一般方法提供指引。
 
GEM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6. GEM上市委員會在其裁決中裁定根據《GEM規則》第9.14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該公司的股份自2018年11月5日起暫停買賣而該公司未能按規定復牌,因此聯交所有權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17. GEM上市委員會認為該公司不符合復牌指引1下的有關指引,因其沒有處理核數師對其2019財政年度全年業績的非無保留意見。
 
18. 關於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的問題,GEM上市委員會有如下意見:-
 
(a) 酒類及雪茄業務 - 該業務嚴重依賴批量銷售,需要大量營運資金來購買庫存,供應批量採購客戶所需。該公司於2018年決定專注於鐘錶及珠寶業務,最近計劃重新專注於酒類及雪茄業務後,該公司沒有充足的營運資金去恢復批量銷售。該公司並未證明其有任何明確及具體的商業模式或策略,可提高酒類及雪茄業務的盈利能力。
 
(b) 高爾夫業務 - 該業務經營規模小,近年來生意更連連倒退。該公司並未證明其有明確及具體的商業模式或策略,可提高高爾夫業務的盈利能力。
 
(c) 鐘錶及珠寶業務 – 自2018年該業務開始營運以來,其業務規模已大幅下降,僅維持最低程度的運作。GEM上市委員會認為這業務不具實質性亦不可行,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
 
(d) 資產水平—該公司的單一最大股東曾表示可提供貸款,然而迄今為止尚未提供任何貸款。這點再加上核數師對該股東財務狀況的疑問,令人對該公司的營運資金表示關注。 GEM上市委員會認為,該公司的資產無論如果都不足以令該公司經營可行及可持續的業務。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9. 該公司聲稱,旗下酒類及雪茄業務及高爾夫業務是出於若干短暫性的非經常事件才令其2018及2019兩個財政年度的業績受到不利影響。這些短暫性的非經常事件 (短暫事件) 為:(a) P2P業務及相關事件(如上所述);(b)香港出現社會不安及示威抗議,對2019年香港零售業產生重大影響,按香港政府統計處的紀錄零售業務下跌22%;(c)新冠疫情持續,再加上相關防疫措施的影響,旅客人數減少,市民亦較少光顧實體商店,香港零售業受嚴重打擊,導致行業大幅萎縮。
 
20. 該公司稱,其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已建立扎實可行的業務模式,兩者長久以來在零售銷售方面均往績良好。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的基本商業模式及競爭優勢沒有任何重大變化或倒退。該公司在其陳述中概括了其酒類及雪茄業務、高爾夫業務以及鐘錶及珠寶業務的未來發展計劃的部分詳情。
 
21. 該公司表示,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分別於2016、2017及2018三個財政年度都錄得良好的總收入及分部利潤。該公司表示,其已成功證明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能繼續符合《GEM規則》訂明的上市規定,並擁有足夠的業務運作及資產可產生足夠的收入及利潤,令該公司可繼續上市。雖然短暫事件等諸多因素令該公司的業績自2018年後出現短暫下滑,但是該集團已為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制定了一系列具體的發展及營銷計劃,有信心能夠加強這兩方面的業務。
 
22. 該公司表示,計及該集團目前可得的財政資源,當中包括其最大股東可提供介乎5,000萬港元至8,000萬港元的財政支援、集團本身的現金及銀行結餘及應收貨款等,該集團已有足夠的營運資本應付未來12個月的需要。
 
23. 該公司的陳述中提及該公司法律顧問的意見,指高等法院訴訟的結果將對該公司有利,並可讓該公司解除原須支付為數1.025億港元的承兌票據另加5,090萬港元可換股債券的責任。 這將大大減少該公司的負債,並提高其淨資產的狀況。
 
24. 該公司在陳述中強調的優勢包括:龐大的客戶群、酒類及雪茄以及高爾夫兩個業務分部具競爭優勢,以及擁有富經驗的零售團隊。總體上,該公司認為,以其無法控制的短暫性事件等導致該公司財務業績短暫下滑而判定該集團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是有欠公允。該公司認為,聯交所應將上述因素考慮在內,給該公司多一點時間證明其在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的能力及實力。
 
上市科的陳述
 
25. 上市科在陳述中強調,該公司的補救期已於2019年11月4日屆滿。上市科對該公司指其符合復牌指引2及復牌指引3的陳述並無提出任何疑問。然而,上市科不認為該公司已符合復牌指引1下的有關指引,原因是核數師無法獲得充分的審核證據證明該公司指其能夠持續經營背後的假設是否合理,因此對該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發表保留意見。該公司曾指:(i) 其最大股東願意在有需要時提供5,000萬港元至8,000萬港元的貸款;及(ii)高等法院訴訟會減輕其負債,有助其維持持續經營狀況。然而,上市科注意到核數師並不信納該名最大股東的財政能力,亦相信訴訟結果尚未確定。
 
26. 上市科指出,該公司於2016年開展零售及買賣業務而出售其過往業務,公司的業務結構發生轉變。到2018年,該公司將業務重心轉至鐘錶及珠寶業務,直到最近又重新將業務重心轉回高爾夫業務以及酒類及雪茄業務。上市科表示並不信納該公司的業務具有實質內容且可行、能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上市科特別指出,就該公司的酒類及雪茄業務而言,其目前似乎沒有足夠的營運資金。上市科注意到該公司訂立了分銷及合作協議,但認為該等協議所產生的收入微不足道,不確定該公司能否擴大其業務。
 
27. 就該公司的業務規模而言,上市科指出,截至2020年6月止的六個月,該公司的經審核收入僅840萬港元,並錄得虧損1,850萬港元。在此期間,酒類及雪茄業務僅錄得480萬港元的收入,並蒙受虧損。上市科指該公司的高爾夫業務的規模一直很小。
 
28. 上市科認為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有連貫的業務計劃或策略去擴展業務或產生足夠的收入及溢利。
 
29. 上市科注意到該公司表示,待高等法院訴訟成功結案後,其即可解除約155,000,000港元的結欠負債(另加應計利息),核數師針對其能否持續經營的保留意見便可化解。然而,上市科表示,無論如何,該公司始終無法證明其有足夠的資產去支持可行的業務運作。其現金結餘只有350萬港元。儘管該公司有為數790萬港元的應收貨款,最大股東又承諾提供5,000萬港元至8,000萬港元的貸款,但上市科特別指出,大部分應收貨款已逾期超過一年。上市科注意到核數師無法確認最大股東的財務狀況,亦不清楚若然借出該等資金將如何應用到有關業務。
 
30. 上市科亦看到該公司聲稱香港社會不安及新冠疫情對其業務產生了影響,不過認為其業務低迷只屬暫時性質。然而,上市科指該公司其實由2016年起便一直蒙受虧損(2017年錄得純利230萬港元除外)。上市科指其也是在2019年11月該公司終於公布2018財政年度業績及賬目時,才知道該公司真確的財務狀況。該公司2019財政年度的賬目於2020年3月才刊發。上市科指出,停牌的公司有持續責任維持足夠的業務運作,上市科原無義務就此提醒有關公司,但上市科亦已盡其所能在發現有關《GEM規則》第17.26條的疑慮後立即向該公司提出。
 
31. 上市科提及該公司關於高等法院訴訟的說法,以及由於法庭延遲聆訊,有關裁決亦押後。但上市科指出,該公司一直無法收回其應收貨款,而單一最大股東能否履行承諾提供財務支援仍存疑。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32. 該公司有兩大問題要獲得上市科及GEM上市委員會信納,否則其將面臨上市地位被取消。首先是要處理上市科於2018年11月23日的函件中載列的復牌條件,否則或會導致該公司於2019年11月4日(即成都P2P業務全線崩潰後公司停牌滿一年之日)或之後遭取消其上市地位。P2P業務是該公司於前一年所收購,總代價為3.8億港元,當中包括現金、承兌票據及可換股債券。該業務的全線崩潰亦導致該公司的財務狀況大大惡化,因為買回來的業務近乎毫無價值。
 
33. 在該等復牌條件中,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所有有關復牌條件似乎都獲上市科信納已然符合,唯獨復牌指引1下要求處理經審核賬目的任何審核保留意見這一項除外。儘管該公司延遲刊發其經審核賬目,但有關賬目已在復牌條件所允許的期限內刊發。然而,審核保留意見或無法表示意見聲明的問題顯然尚未完全解決。
 
34. 該公司亦於2020年4月刊發了2019財政年度的經審核賬目,從中可以看出其財務狀況持續惡化。其所有經營業務(即酒類及雪茄業務、高爾夫業務以及鐘錶及珠寶業務)全部處於虧損狀態。年末時該公司的綜合淨負債約為7,050萬港元。因此,核數師不得不就持續經營問題對賬目發表保留意見。此外,核數師並不信納該公司最大股東承諾會提供5,000萬港元至8,000萬港元支持該公司業務足以令其撤銷有關持續經營問題的保留意見。從經審核賬目及其後未經審核季度報告中,該公司顯然沒有產生足夠的現金流應付日常業務活動的資金需要。
 
35. 根據該公司未經審核的半年度業績,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淨負債已增加至約8,910萬港元,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更降至約350萬港元。
 
36. 該公司已提出高等法院訴訟,對P2P業務的賣方展開法律行動,事涉兩家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第一家及第二家BVI公司),以及另外一家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第三家BVI公司),此公司似乎與另外兩家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有關,並獲得1億港元的承兌票據作為P2P業務收購代價的一部分。 該公司在高等法院訴訟中提出法律索償的依據是,當初是賣方所作陳述誘使其收購P2P業務,而其中不少都是虛假或罔顧其真實性地作出陳述。因此,該公司在高等法院訴訟中尋求法院頒令撤銷其收購協議。
 
37. 第一及第二家BVI公司沒有認收已送達的傳訊令狀及申索陳述書,亦沒有在高等法院訴訟中提出抗辯。第三家BVI公司曾獲送達傳訊令狀及申索陳述書,但沒有認收,亦直到2020年11月17日才提出抗辯。 這並非該公司事前所預計。
 
38. 若高等法院訴訟的被告都不提出抗辯,該公司將向法院申請作出聲明,撤銷當初購買P2P業務的收購協議。儘管不預計撤銷協議可討回任何權益,該公司向上市覆核委員會表示有關的承兌票據及可換股債券連同相關應計利息均會全部從該公司的賬目中撤銷,因為兩者的發行屆時均視為作廢。
 
39. 鑒於香港高等法院訴訟因新冠疫情而延後,該公司律師在聆訊上被上市覆核委員會問及法院何時才可就此進行聆訊時顯得猶豫,但在被進一步追問時,他表示估計需要大約四個月的時間才能進行聆訊。
 
40. 該公司聲稱,若可換股債券及承兌票據的發行視為無效,根據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賬目,其將可解除原要支付承兌票據1.025億港元及可換股債券5,090萬港元等應付項目的責任。那將可大幅減少該公司的負債並增加其淨資產狀況。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出,雖說此舉未必就能解決該公司當前現金流薄弱的問題,但亦認為這會改變該公司的財務狀況,並應能夠有效支持該公司賬目可持續經營的假設,而不用靠該公司最大股東提供財務支援的承諾。簡言之,若該公司能在高等法院訴訟中成功獲法院頒令,且概無其他不利因素,則該公司理應能令人信納其可處理其最新賬目的審核保留意見,而這已是最初復牌條件中唯一尚未解決的復牌指引1下的條件。
 
41. 根據GL95-18的指引,發行人預期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復牌所需的所有安排,而不只是就復牌提出建議。具體而言,補救期(在本個案中已延長至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之日)僅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予延長,且僅可因發行人不能控制的因素作短時間的延長。本個案的情況看起來是特殊的,因為該公司似是受 P2P 業務賣方的全面欺騙,而現任管理層及董事似乎都沒有參與過該業務的收購或管理。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的唯一補救辦法是訴諸法庭,而高等法院訴訟的程序亦已進入較後階段,只欠不能確定具體時間表,而那似乎完全超出該公司的可控範圍。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若此事能透過高等法院訴訟在數月內解決,以香港的法律訴訟程序來說,相對上已不算慢。
 
42. 然而,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尋求復牌的過程中還有另一個障礙,因為上市科在2019年11月28日曾去信該公司,指其認為該公司已不符合《GEM規則》第17.26條的規定。按該條規定,該公司必須具有足夠的業務及資產,才能繼續上市。上市科去信該公司時,當已從該公司於2019年11月14日刊發的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九個月的第三季業績中了解到其貿易狀況已明顯轉差。相較2018年同期,該公司營業額下跌約82%;虧損約5,430萬港元,增逾一倍,而股東資金則跌至約460萬港元。
 
43. 在P2P業務的投資徹底損失後,如前所述,該公司保留了三個業務:酒類及雪茄業務、高爾夫業務以及鐘錶及珠寶業務。上市覆核委員會看到該公司已經將資源集中於鐘錶及珠寶業務,而該業務於2018年錄得盈利。但由於缺乏充分的財政資源提供業務資金,該公司管理層後來決定將精力及資源集中在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上。 該公司是於2016年1月收購這兩項業務,在此之前相關業務已有多年的經營歷史,有其長期僱員、相當廣闊的客戶群,並與供應商有良好的關係。此外,在上市覆核委員會看來,該等業務也沒有如有關業務充足性的指引信GL106-19所載的不具實質業務的特徵。
 
44. 顯然,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2018年業績較前一年有所下降,但按部門業績而言兩者都有其正面貢獻。酒類及雪茄業務的銷售額及毛利下降,主要原因在缺乏大量批發優質酒類售予澳門的分銷商。據該公司表示,箇中原因是缺乏財政資源應付此等規模業務的資金需要,儘管從該公司於聆訊時對提問的回應中可以看出,若不是如此境況,該公司將可重新發展這方面的酒類業務。
 
45. 上市覆核委員會看到,自2018年起,酒類及雪茄業務以及高爾夫業務不見得能產生充足的現金流應付集團的經營成本,結果是現金結餘自2018年起連年下降。
 
46. 自2019年起,該公司面臨最具挑戰的貿易狀況。其業務受到香港政治抗爭活動的嚴重衝擊,位於信德中心的商鋪客流量大大減少。新冠疫情爆發後,其業務狀況更每況愈下,尤其是內地、澳門及香港之間的所有商旅活動全部中止後,公司近乎停業。該公司擬與海外公司發展新的貿易關係以及擴大在香港以外地區的銷售等計劃,則因新冠疫情的阻礙而要中止。該公司曾通過與香港第三方進行推廣、發展網上銷售並透過網上美食外送平台售貨等不同渠道,力求增加銷量,只是成效不彰。 事實上,該公司大部分的努力都只是想保住業務,與員工一起共渡時艱。
 
47. 可惜該公司所經營的都是受新冠疫情打擊最重的行業。酒店、娛樂、商旅、休閒及旅遊業均飽受新冠疫情摧殘,對於業內的眾多企業而言,最關心的不過是能夠生存下去。在這些情況下,要其證明業務可行性是流於空談。
 
48. 上市科在陳述中指出,儘管一再要求,但該公司始終未能提供其未來業績的預測資料。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該公司對此的回應是,在貿易狀況回復如常前,任何預測都毫無意義。上市覆核委員會對該公司的回應表示同情。 要求該公司所做的一切,幾乎都是無法實現的。
 
49. 就該公司是否擁有可行業務從而可以繼續上市,上市覆核委員會並未得出任何結論。該公司早在香港發生政治動盪之前,業績倒退的跡象已經很明顯,其現金流量不足,且除了最大股東可能會提供支持外,公司的資金來源非常有限,上市覆核委員會對以上均有所顧慮。但是,對於上市覆核委員會而言,面對最近貿易狀況及封關下的經濟環境,該公司顯然不能夠令人信服地證明其業務可行。考慮到上市覆核委員會對該公司在高等法院訴訟中要求撤銷其收購P2P業務的協議之法律行動的看法,認為有機會可令該公司的財務狀況立即轉變過來,因此本個案應屬於特殊情況,應給予該公司額外時間去確定其是否有足夠的營運和資產。為此,該公司必須要令人滿意地處理其將如何擴大業務規模以及如何籌措資金的問題。
 
決定
 
50. 基於上述情況,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批准將該公司的補救期延長至2021年6月底,等待其在高等法院訴訟中向香港法院申請就取消其收購P2P業務之協議的聲明進行聆訊。在此時限內,該公司還應該能夠更精準地處理《GEM規則》第17.26條的合規及相關事宜。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該公司的年結日為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