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1日

五洲國際控股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3月13日發信通知五洲國際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將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10月21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及上市科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裁定應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的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股份自2013年6月13日起於主板 上市,該公司於中國從事物業發展、管理及投資。
 
2. 該公司股份自2018年9月3日起暫停買賣,以待發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該公司要求額外時間去確認若干財務資料(包括其部分資產及負債的最新狀況及價值)。於2018年7月及8月,該公司發出公告,披露其有能否持續經營的問題,其中包括(i)拖欠本金總額約人民幣24.95億元的貸款;及(ii)其債權人就約人民幣15.14億元的未償還債務向該公司提出11項民事訴訟。
 
3. 2018年8月10日,該公司委聘羅申美企業顧問有限公司(羅申美)為獨立重組顧問,以評估其財務狀況,並為其債權人建立重組解決方案。
 
4. 2018年9月17日,該公司宣布羅申美在進行評估期間發現該公司於部分附屬公司的股本權益在未經董事會同意自集團向外轉移(未授權轉移)。就此,該公司組成特別調查委員會(成員包括所有獨立非執行董事),而該委員會委任羅申美調查未授權轉移。其後該公司亦刊發若干公告,指出其有流動資金方面的問題。這些問題顯示該公司有嚴重的財務困難,除嚴重影響其繼續經營業務的能力外,亦可能導致其所有或大部分業務停止營運。
 
5. 該公司須使上市科信納其達成以下復牌指引,其股份才可恢復買賣:
 
(a) 對未授權轉移進行適當的調查、公布調查結果及採取適當的補救行動(復牌指引1)。
 
(b) 證明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復牌指引2)。
 
(c) 刊發所有尚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並處理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復牌指引3)。
 
(d) 證明該公司有足夠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符合《上市規則》的規定(復牌指引4)。
 
(e) 證明監管當局就管理層及/或對該公司管理及營運有重大影響力的人士的誠信沒有任何會為投資者帶來風險及損害市場信心的合理疑慮(復牌指引5)。
 
(f) 證明該公司所有董事均具備足夠的才幹勝任上市發行人的董事,可按《上市規則》第3.083.09條規定以應有技能、謹慎和勤勉行事履行其責任(復牌指引6)。
 
(g)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該公司股東及投資者得以評估該公司的情況(復牌指引7)。
 
6. 2019年10月2日,該公司向上市科提供羅申美有關未授權轉移的草擬獨立調查報告。其中,羅申美發現:
 
(a) 由2018年1月至6月,該公司未經董事會同意,將135家附屬公司當中15家的股本權益轉移予獨立第三方,總代價約為人民幣6.81億元。
 
(b) 未授權轉移涉及失當行為,當中部分未有進行獨立估值。就有進行獨立估值的股本權益而言,轉移的代價遠低於相關附屬公司的估值金額或資產淨值,部分轉移於該公司收到代價前已經完成。未授權轉移須遵守《上市規則》第十四章的規定,但並未符合有關規定。
 
(c) 該公司並無收購或出售資產及/或附屬公司的書面政策或程序。
 
(d) 該公司執行董事舒策丸先生承認未有尋求董事批准而自行批准未授權轉移。
 
7. 在特別調查委員會的指示下,該公司採取了若干行動去應對羅申美的調查結果,包括:
 
(a) 向其當時的核數師香港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立信德豪)提供羅申美的草擬調查報告,以供其識別及評估任何有問題的財務數據,作為審核過程一部份;
 
(b) 指示羅申美確認2018年4月至6月期間是否有未授權的資金轉移;
 
(c) 於2018年11月制定內部備忘,講述有可能觸及《上市規則》相關規定的交易之匯報規定及程序。
 
8. 2020年2月27日,立信德豪辭任該公司核數師。立信德豪就2018年審核程序期間發現的未解決審核問題要求調整審核費用,但並未就有關費用與該公司達成共識。同日,該公司委聘中匯安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為新任核數師。
 
9. 2020年3月2日,該公司提交申請,當中說明其將如何履行復牌指引,要求將復牌期限延至2020年8月31日。該項申請提及的要點如下:
 
(a) 就復牌指引1而言,羅申美仍在調查(i)未授權轉移及(ii)未授權的資金轉移。最終報告最遲可於2020年4月完成。
 
(b) 就復牌指引2而言,該公司表示自其停牌起,其業務活動並無重大變動,其營運亦一切如常。其表示其持續經營問題主要源自其未償還負債所牽涉的財務成本,但可透過進行重組來解決,而重組包括(i)債務重組及(ii)集資行動(建議重組)。該公司預期建議重組的條款將於2020年6月落實,而待2020年8月建議重組完成後,該公司將有足夠的業務營運水平,其淨資產狀況、現金流及盈利能力亦會改善,從而可解決其能否持續經營的問題,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
 
(c) 就復牌指引3而言,該公司預期最遲於2020年6月補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包括2018及2019年中期及年度業績),但可能會受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及審核過程中無法預測的問題所影響。
 
(d) 就復牌指引4而言,該公司表示其正物色適合的專業機構,為集團進行獨立內部監控評估。
 
(e) 就復牌指引5而言,該公司表示其已達成此項指引,理由是(i)於未授權轉移之後,其董事會成員已變更(包括舒策城先生2019年6月19日起辭任該公司執行董事,而所有執行董事均於2018年8月後委任);及(ii)董事會確認,除舒策丸先生因集團的債務(預期於建議重組完成後可解決)而成為若干訴訟案件的答辯人外,概無其他董事牽涉任何涉及舞弊、詐騙或不誠實行為的違規行為及/或其他重大違規行為。
 
(f) 就復牌指引6而言,該公司表示其董事已參加該公司法律顧問的高級合夥人提供的培訓課程,接受有關普通法、不同《上市規則》規定、《證券及期貨條例》及其他公司管治原則項下董事責任的培訓。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10. 適用於取消上市地位的《上市規則》條文已於2018年修訂,而現有條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11. 指引信HKEX-GL95-18(GL95-18)就長期停牌及除牌提供進一步指引。GL95-18中提到,被停牌的發行人須於補救期限屆滿前解決所有導致其停牌的問題,否則上市委員會可能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2. 該公司股份自2018年9月3日起暫停買賣。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 條,若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3月2日或之前復牌,其上市地位即可被取消。
 
13.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4. GL95-18 第19段提到,補救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延長。
 
上市科向上市委員會作出的建議
 
15. 上市科指出2020年3月2日是復牌(而非提交復牌建議)的最後期限,為確保《上市規則》除牌規定的效用及認受性,有關期限一般不會延長。因此,除非出現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否則被停牌的發行人若未能於期限前復牌便會被除牌。
 
16. 該公司未能於2020年3月2日的復牌期限前達成復牌指引。就該公司申請延長復牌期限而言,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情況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有關期限的「特殊情況」。其中就該公司履行復牌指引的進度來說,上市科表示:
 
(a) 就復牌指引1而言,羅申美對未授權轉移以及2018年4月至7月期間任何未授權的資金轉移的調查並未完成。即使羅申美真如該公司所稱可最遲於2020年4月完成有關調查,對於調查結果、有關調查發現會否引出任何問題以及(若有任何問題)該公司是否及何時有能力補救有關問題等均無法確定。
 
(b) 就復牌指引2而言,該公司仍在就建議重組與債權人及貸方磋商,並未簽署任何具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即使建議重組的條款可順利協定及實行,亦未能確定建議重組是否可如該公司聲稱般解決該公司的持續經營問題及使其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
 
(c) 就復牌指引3而言,概無任何安慰或保證所有未刊發的財務報表均可如該公司聲稱般於2020年6月或之前刊發。無論如何,該公司均未能提供足夠安慰或保證其將刊發的財務報表不會有任何審核問題,及萬一出現任何審核問題時該公司能夠應對解決。
 
(d) 就復牌指引4而言,該公司並未委聘獨立內部監控顧問評估集團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程序是否足夠。無論如何,概無任何安慰或保證內部監控評估(若完成了)不會顯示任何重大不足,及萬一出現問題時該公司是否可以(及何時)應對解決。
 
(e) 就復牌指引5而言,上市科提及羅申美的草擬調查報告,該顯示舒策丸先生承認自行批准未授權轉移而未有合理解釋。待羅申美完成有關調查後可能還會透露更多有關引致管理層誠信進一步疑慮的事實,因此應待有關調查完成後才評估該公司履行復牌指引5的情況。
 
(f) 就復牌指引6而言,該公司並未提供其董事接受培訓的詳情,亦未能證明每名董事的才幹水平已提升至符合《上市規則》第3.083.09條規定的水平。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7. 上市委員會於2020年3月12日審議有關事宜。上市委員會拒絕該公司將復牌期限延至2020年8月31日的申請,原因為該公司的情況並不屬於GL 95-18所述的「特殊情況」。
 
18. 上市委員會進一步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原因為該公司未有於2020年3月2日或之前達成復牌指引。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9. 該公司要求將復牌期限進一步延至2020年12月31日。該公司提供了其履行復牌指引的最新情況,詳情如下:
 
(a) 就復牌指引1而言,羅申美已完成有關未授權轉移及未授權的資金轉移的獨立評估,有關結果已於2020年8月刊發。未授權轉移引致的預計損失亦不大。
 
(b) 就復牌指引2而言,該公司表示待建議重組完成後,餘下集團的淨資產將重新估值為約人民幣2.245億元。建議重組已取得佔負債賬面值逾三分之二的主要債權人以及持有該公司逾40%股份的主要股東的支持。
 
(c) 就復牌指引3而言,該公司已於2020年8月刊發截至2018年12月31日及2019年12月31日止財政年度的初步業績公告以及截至2018年6月30日及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中期業績。該公司預期完成建議重組後,所有審核保留意見將可於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財政年度內清除。
 
(d) 就復牌指引4而言,內部監控顧問已評估集團的內部監控系統,有關結果於2020年8月刊發。內部監控顧問信納該公司已實施建議的改善方法及/或補救措施,並確認其沒有注意到該集團的內部監控有任何重大不足或缺失。
 
(e) 就復牌指引5而言,舒策丸先生及舒策城先生(統稱舒氏兄弟,兩人均為未授權轉移的負責人)已辭任董事及集團內所有職務。所有現任董事均於未授權轉移發生後才獲委任。羅申美的調查結果指出,除舒氏兄弟外,概無其他董事或管理層成員牽涉於未授權轉移之中。
 
(f) 就復牌指引6而言,根據董事的背景、經驗及資格,董事有足夠才幹履行其須以應有技能、謹慎和勤勉行事的責任。該公司董事已接受有關董事責任的培訓,當中不曾有任何人以不誠實或有違真誠又或其他並非以該公司整體利益為重的類似方式行事。
 
(g) 就復牌指引7而言,該公司已不時刊發公告,向市場披露集團受到的訴訟的最新狀況、向債權人還款的安排、羅申美的調查結果、財務業績及集團其他內幕消息。
 
20. 該公司進一步表示,申請將復牌期限延至2021年12月31日的主要原因是該公司只能安排於2021年就建議重組於香港高等法院進行聆訊。該公司表示這是因為法院日程繁忙。
 
上市科的陳述
 
21. 上市科指出2020年3月2日是復牌的最後期限,而非提交復牌建議的期限。為確保《上市規則》除牌規定的效用及認受性,復牌期限一般不會延長。因此,除非出現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否則被停牌的發行人若未能於期限前復牌便會被除牌。
 
22. 該公司未有於2020年3月2日的復牌期限或之前達成復牌指引。就該公司申請延長復牌期限而言,該公司未能證明其情況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有關期限的「特殊情況」。其中:
 
(a) 就復牌指引1而言,上市科並不信納該公司已採取適當的補救行動,羅申美的調查範圍是否足夠亦成疑。
 
(b) 就復牌指引2而言,建議重組如何實行仍有重大不確定性,包括能否完成由一名投資者認購該公司股份的建議(建議認購)仍須取決於聯交所、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以及該公司股東及債權人是否批准建議重組及相關交易。
 
(c) 就復牌指引3而言,儘管該公司已補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但未能證明其2019年全年業績的審核保留意見可於短期內處理或實際上是否可處理,因為:
 
(i) 該公司核數師就2019年全年業績發出了無法表示意見聲明。除有關出售附屬公司的審核保留意見(預期可於2021年12月31日或之前清除)外,該公司預期待建議重組完成後便可清除所有其他審核保留意見。然而,建議重組仍處於初步階段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及
 
(ii) 該公司核數師未能保證該公司有關清除審核保留意見的預期能實現。
 
(d) 就復牌指引5而言,由於董事會成員於2018年8月出現重大變動之時,該公司仍由舒氏兄弟任董事會主席或提名委員會主席,而且舒氏兄弟一直是該公司單一最大股東,因此,如沒有舒氏兄弟支持,新任的董事很大機會不會獲提名及委任。
 
(e) 該公司亦未提供足夠的事實依據或詳情去證明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響到建議重組的計劃日程,使其未能於復牌期限前實行建議重組。
 
23. 上市科進一步指出待建議認購完成後,該公司現有公眾股東持有的股權將由54.86%攤薄至4.39%,並表示這屬於重大攤薄。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24. 上市覆核委員會指出,不論以2020年3月2日或上市覆核委員會聆訊日期為限,該公司均未能於限期前達成所有復牌指引並復牌。
 
25. GL95-18第19段的指引清楚表示「上市委員會只會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延長補救期」。GL95-18 概述若「發行人已切實採取措施並頗肯定公司能復牌」,但「基於一些不受其控制的原因而未能符合計劃中的時間表,以致發行人需要稍多時間敲定有關事宜。不受控制的原因一般預期僅為程序性問題」,便可能會延長有關補救期。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建議重組似是該公司能否履行復牌指引的關鍵所在。然而,建議重組及相關交易仍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其中包括:(a)取得香港及開曼群島兩地法院的必要批准及法令(過程可能相當冗長);(b)取得並維持該公司債權人及股東的必要批准及支持(上市覆核委員會注意到債權人並未召開任何會議去審批有關安排計劃);及(c)取得並維持須由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根據《公司收購及合併守則》授出的清洗豁免。上市覆核委員會還指出,無論如何,該公司要求延長的時間相當長,並非GL95-18所規定的短時間延期。
 
26. 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注意到,根據該公司提供的數據,該公司提出的建議認購完成後,該公司現有公眾股東持有的股權將由54.86%攤薄至4.39%。上市覆核委員會觀察到,這超過十倍的攤薄幅度代表該公司可由公眾股東持有的將只餘下極少價值或實質權益。
 
27. 上市覆核委員會並不認為該公司在達成復牌指引方面有任何重大進展,並認為該公司的情況並不屬於GL95-18第19段所述可延長補救期的「特殊情況」。
 
28. 2020年11月3日,該公司去信上市覆核委員會,表示:(a)聆訊期間,上市科聲稱該公司申請將有關期限延長至2021年12月,但該公司書面陳述中的暫定時間表所述的是2020年12月(暫定時間表);及(b)該公司收到香港高等法院的通知,指有關債權人安排計劃的申請聆訊訂於2021年3月16日舉行。上市覆核委員會憶述在聆訊上,該公司主席口頭確認了該公司尋求將有關期限延長至2021年12月。然而,即使假設不曾有過這項確認,上市覆核委員會在經過審慎考慮後,仍重申其於上文第27段的觀點,理由如下:(i)儘管有關該公司就債權人安排計劃提出的申請的聆訊日期已確定為2021年3月16日,該公司仍很明顯無法達到暫定時間表;且無論如何,(ii)即使聆訊訂於2021年3月16日進行,建議重組仍存在重大不確定因素,包括上文第25段所述者。
 
決定
 
29. 基於上述理由,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即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