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4日

康方生物科技(開曼)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

上市委員會2019年12月23日發信通知康方生物科技(開曼)有限公司(該公司)維持上市科退回其上市申請的決定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20年1月22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各方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維持退回該公司上市申請的決定。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的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為生物科技公司,申請根據《上市規則》第十八A章於主板上市。該公司的上市申請由其聯席保薦人摩根士丹利亞洲有限公司及J.P. Morgan Securities (Far East) Limited(聯席保薦人)於2019年12月3日遞交。
 
2. 按申請所載的建議時間表,該公司擬於2020年3月23日刊發招股章程、2020年4月2日上市。其申請版本招股章程(申請版本)載有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兩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財務資料。
 
3. 2019年12月5日,上市科根據《上市規則》第9.03(3)條1退回該公司的申請,理由為該公司提交的資料並非大致完備。概括而言,上市科認為,觀乎申請中所建議的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申請提交的資料並未包含所須提供的全部營業紀錄。上市科亦認為有關申請過早遞交——根據指引信HKEX-GL56-13(GL56-13)第3.9段,若上市申請所載的會計師報告涵蓋期較《上市規則》訂定的營業紀錄期短,則須於申請人營業紀錄期的最近期財政年度結束後遞交,聯交所才會接納有關申請。就該公司的情況而言,由於其擬定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其上市申請應於2019年12月31日後遞交。
 
4. 聯席保薦人表示,其知悉若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營業紀錄期須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兩個財政年度,只是申請中所載的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純屬錯誤——基於市場宣傳考量而在後期修改了建議時間表的此部分,可惜沒有人留意或意識到將擬定上市日期由3月改為4月會帶來的後果。若非有此一改,本來意向一直為準備於2020年3月底前上市,意向中的營業紀錄期內最後一個完整財政年度是2018年。因此,若非上市日期錯定為2020年4月,申請的資料便符合GL56-13第3.9段。
 
5. 聯席保薦人注意到該公司需要取得有關《上市規則》第4.04(1)條的豁免,但其供稱由於該公司原意為於2020年3月31日前上市,因此原意亦是要申請有關豁免,且無理由相信不獲批准。其亦引述了指引信HKEX-GL25-11(GL25-11)的相關部分。聯席保薦人同意,若上市日期定於2020年3月31日後,便不可能獲得豁免。
 
6. 上市科同意,若申請擬定的上市日期在2020年3月而非2020年4月,便不會退回有關申請。
 
7. 聯席保薦人表示,在有關情況下,退回申請的決定:(a)涉及過度懲罰;(b)與相關政策背道而馳;及(c)與其他個案的做法不一致。其中,聯席保薦人引述了上市決策HKEX-LD120-2018,當中提到公司D的申請被退回的情況是「招股章程的最終版本預期於2018年4月刊發,股份亦預期於同月開始買賣」。聯席保薦人指其情況與上述的公司D不同,因為(其中包括)不在相關限期內的只是上市日期(不牽涉最終刊發招股章程的日期)。
 
8. 聯席保薦人又表示,其個案僅涉及兩個營業日之差(2020年3月31日對比2020年4月2日),因此明顯能修改時間表以配合在2020年3月上市,而且似乎並無其他同樣遭退回申請的可比較個案涉及如此短時間的差異。聯席保薦人表示其認為整體來看,有關申請應屬大致完備,不應僅因為建議上市日期(該日期其實可以輕易提前)便認為申請不符大致完備的規定。
 
9. 聯席保薦人承認,擬定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既與該公司以截至2017及2018年12月31日止兩個財政年度及截至2019年6月止六個月作為上市申請的營業紀錄期有矛盾,亦與申請豁免《上市規則》第4.04(1)條規定有矛盾,亦承認因為錯將上市日期定於2020年4月2日而使上市科陷入不必要且不尋常的局面。然而,聯席保薦人表示,鑒於個案情況特殊,加上考慮到有關申請遭退回可能會為該公司及聯席保薦人帶來的後果,上市科應給予其糾正有關錯誤的機會(例如上市科可致電要求聯席保薦人澄清上市日期),因此退回申請的決定應可推翻。聯席保薦人指據其了解,以前曾有至少一個個案,有關公司遞交上市申請而涉及類似問題,當時上市科聯絡了有關保薦人/公司,讓其修改上市時間表,而並未退回有關申請。
 
10. 上市科表示,上市申請清楚列明建議上市日期為2020年4月2日,毫不含糊,而且上市科一向不猜度申請內容,因此沒有任何理由要找聯席保薦人澄清。
 
11. 上市科表示,並無理由因為申請中的錯誤僅涉及兩天便要通融處理。上市科在這方面採納了明確的做法,涉及退回申請的類似個案一直如此處理。有關做法應否改變、退回上市申請的決定對申請人及保薦人帶來的後果是否適合與相稱,均屬政策方面的事宜,須由上市委員會釐定。上市科並無理由為此個案採納不同或特殊的做法。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2. 上市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科退回有關上市申請的決定,因為GL56-13第3.9至3.14段訂立了明確的測試,申請人必須符合方可獲豁免遵守《上市規則》第4.04條的規定,而該公司及聯席保薦人其實預期上市可於2020年3月底前完成,實屬該公司遞交上市申請之時尚無可驗證之事,因此上市科當時不能假設這屬於可行。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13. 上市覆核委員會同意聯席保薦人本來制定時間表時預計將上市日期定於2020年3月。這可從(其中包括)該公司委聘核數師進行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九個月的中期審核得到確認。另外,將預期上市日期提前至2020年3月亦屬可行。
 
14. 在籌備遞交申請的後期方決定將預定上市日期延至2020年4月。作出有關決定似是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宣傳是次股份發售。有關決定明顯並非意外,但當中的含意當時並未被意識到,於該程度上可被視為錯誤。這亦反映了有關申請在協調及監督上的不足。
 
15. 於2013年實施的保薦人制度,目的是確保上市申請在遞交時已大致完備;保薦人代客戶向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時,向聯交所承諾其盡合理努力確保所有向聯交所提供的資料均真實、準確及完整。上市時間表並非小事,一般都經詳細討論。許多事情都要待預計上市時間表釐定落實後才可定奪,包括營業紀錄期所涵蓋時間、申請人申請時須於上市文件中披露的財務資料等等。上市時間表亦決定了申請人能夠獲豁免遵守《上市規則》第4.04(1)條有關披露(就生物科技公司而言)緊貼上市文件刊發前兩個財政年度資料的規定的條件(按GL25-11第4.4(ii)段,屆時申請人須於最近年度結束後三個月內上市)。
 
16. 聯席保薦人指事情只需與上市科商討作出糾正便可,而不應直接退回其申請,對聯席保薦人而言影響為被「點名污名」。同理,聯席保薦人負責監督遞交申請的人士其實亦不難意識到修改預計上市時間表會有何影響,隨而作出必要的改動。
 
17. 自實施新的保薦人制度以來,因上市申請文件中的財務資料與上市時間表不一致而遭退回的上市申請僅九宗(連同該公司在內),顯示大部分保薦人均了解GL56-13、GL25-11及其所取代的指引信的規定。聯席保薦人指時間表應「從整體上」檢視,而非僅著眼於某一日(預計上市日),並引述上市決策HKEX-LD120-2018中招股章程日期及預計上市日均超出指定期限。對此,上市覆核委員會不同意。就GL56-13及GL25-11而言,關鍵日期是預計上市日,這從上市決策HKEX-LD106-2017公司E的個案(招股章程日期在指明的期間內,但上市日則落在該期間以外)可予確認。
 
18. 聯席保薦人試圖將該公司的申請與基石藥業(股份代號:2616)作比較,而聯席保薦人之一亦有擔任基石藥業的保薦人。有關申請於營業紀錄期結束前遞交,並預期載有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九個月的經審核數字。基石藥業的申請在一個重大方面與該公司的申請不同:預期上市日為2020年3月底前的日期。基石藥業的保薦人並在申請時通知上市科其將按GL25-11第4.4(ii)段申請有關豁免,因此其申請明顯符合該豁免的所有條件,與該公司的申請完全不同。
 
19. 此外還有一個爭論點,就是:就申請《上市規則》第4.04(1)條的豁免而言,預計上市日期是否一項明確測試。GL25-11的用詞似乎已很清晰說明這是一項明確測試,對於「申請人必須在最近一個年結後三個月內於聯交所上市」這一規定,該指引信並未給予其他解釋的餘地。因此,預計上市日比有關期限遲一天也好、遲許多天也好,都並非問題所在。
 
20. 該公司的申請表面上不符合獲豁免遵守《上市規則》第4.04(1)條的資格。申請人若沒有可省略最近財政年度完整財務資料的豁免,便不可根據GL56-13於其營業紀錄期最近財政年度結束前提早遞交申請,否則便會如GL56-73第3.14段所指明遭退回申請。第3.14段的規定非常明確,上市科只是遵循有關規定行事。
 
21. 同時,雖說在有關情況下,上市科大可選擇要求聯席保薦人澄清上市時間表而非就此退回申請,甚至有人假設上市科以前或也曾在其他個案中採取有關做法,但上市科同樣明顯沒有義務要致電聯席保薦人澄清,並有權以上文所述為由退回有關申請。
 
22. 經考慮所有資料證據及表述,上市覆核委員會認為在有關情況下,上市科退回上市申請是適當的決定,上市覆核委員會並不認為有充分理由作出不同的決定。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維持上市科及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23. 最後,上市覆核委員會在作出上述決定之餘,亦希望特別澄清一點:上市覆核委員會對該公司或其管理層或業務絕無任何批評或不利結論之意。是次聆訊僅關乎代表其自身遞交覆核申請的聯席保薦人的表現。
 
決定
 
24. 綜合上述理由,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退回該公司上市申請的決定。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
 

 

1 《上市規則》第9.03(3)條訂明:「申請人必須呈交上市申請表格、申請版本及《上市規則》第9.10A(1)條規定的所有其他相關文件,而該等文件的資料必須大致完備,惟性質上只可在較後日期落實及收載的資料除外。如本交易所釐定有關資料並非大致完備,本交易所不會繼續審閱任何有關申請文件。所有提交予本交易所的文件…均將退回予保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