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0日

銘源醫療發展有限公司 -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

上市委員會於2019年8月16日發信通知銘源醫療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將取消其主板上市地位後,該公司對該決定提出覆核要求。上市覆核委員會於2019年12月18日就此進行聆訊。

上市覆核委員會仔細考慮了所有事實和證據,以及該公司和上市部提呈的所有書面及口頭陳述,最終決定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上市地位。

以下是上市覆核委員會作出上述決定的理由。請注意,這只是上市覆核委員會的分析摘要,而非詳盡無遺陳述一切事實或回應所有論點。
 
1. 該公司為一家控股公司,旗下附屬公司經營醫療保健業務。如下文所詳述,該公司失去了部分附屬公司的控制權。
 
2. 該公司1986年3月在主板上市,但其股份自2015年4月1日起暫停買賣。2017年10月,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根據《證券及期貨(在證券市場上市)規則》第8(1)條,指令暫停該公司一切股份買賣。
 
3. 該公司最初停牌是要等待刊發該公司截至2014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全年業績。該公司的核數師德勤•關黃陳方會計師行(德勤)未能核實該公司其中一家附屬公司持有的一筆為數人民幣4.2億元的銀行結餘。 德勤於2015年12月辭任核數師的職務,原因是該公司沒有採納德勤的建議,就未核實銀行結餘一事進行獨立法證調查。
 
4. 該公司有兩名股東本身亦是該公司其中兩家附屬公司(上海附屬公司)的法人代表,他們已取得或企圖取得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 – 他們管有相關印章及營業執照正本而拒絕交出。
 
5. 聯交所向該公司提出若干復牌條件,該公司須令上市部信納其已經符合該等條件後才可復牌。有關條件中包括該公司須:
 
(a) 對未核實銀行結餘進行法證調查、披露調查結果、評估對該公司的影響,並採取適當的補救行動;
 
(b) 刊發所有未公布的財務業績,並處理任何審核保留意見;
 
(c) 證明該公司已制定足夠的財務程序及內部監控系統;
 
(d) 向市場披露所有重大資料,讓股東及投資者知悉;及
 
(e) 證明該公司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的規定擁有足夠的業務運作或資產,令其股份得以繼續上市。
 
6. 該公司於2016年5月委任新管理層。在新管理層的領導下,已對未核實銀行結餘展開調查,並檢討內部監控程序及系統。調查結果包括:該公司向身份不明人士支付了為數人民幣4.2億元的款項,且其內部監控存在缺陷。此後,該公司已採取各種措施來加強內部控制和財務報告程序。
 
7. 2019年6月至7月期間,該公司刊發了所有先前未公布的業績,但核數師對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五個年度的所有經審核業績均無法表示意見。上述業績顯示,該公司狀況欠佳,每年收入約4,500萬元至6,600萬元不等,每年都錄得淨虧損,且自2016年12月31日起每年均陷於淨負債狀況。
 
8. 2019年7月底,該公司稱其已大致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但要求按指引信HKEX-GL95-18 (GL95-18) 第19段延長補救期,以重新取得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該公司不知當中需要多長時間,但表示在可預見未來有望取得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該公司亦不清楚重新取得上海附屬公司控制權之後可取回哪些資料,又或證實它們有哪些資產/負債及業務水平。
 
適用的《上市規則》條文及指引
 
9. 《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於2018年修訂,修訂後的規則於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上市規則》第6.01A(1)條規定「…本交易所可將已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除牌」。
 
10. GL95-18 就長時間停牌及除牌提供了進一步的指引。GL95-18中提到,《上市規則》修訂除牌規定旨在盡量縮短發行人停牌所需的時間,將不再符合持續上市準則的發行人適時除牌,這樣可令市場對除牌程序更有確定性。《上市規則》的除牌規定亦旨在鼓勵停牌發行人迅速採取行動以復牌,及阻嚇發行人進行嚴重違反《上市規則》的行為。
 
11. 《上市規則》第6.01A(2)條載有若干過渡性規定。按該公司的情況,適用的相關過渡性規則是第6.01A(2)(b)(ii)條,適用於在生效日期當天已停牌12個月或以上、但在緊貼生效日期前尚未有決定開展除牌程序亦未有接獲除牌通知期的發行人。按《上市規則》第6.01A(2)(b)(ii)條,第6.01A(1)條所指的18個月停牌期於生效日期前6個月開始計算。
 
12. 上述規定的實際效果是該公司若未能於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復牌,便會被除牌。
 
13. GL95-18第12段強調,根據《上市規則》,長時間停牌發行人若在(規定或特定)補救期屆滿時仍未能補救導致停牌的問題並重新遵守《上市規則》,聯交所會取消其上市地位。
 
14. GL95-18第19段指出,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會延長補救期。
 
上市委員會的決定
 
15. 2019年8月,上市部向上市委員會建議將該公司除牌,因該公司未能於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符合任何復牌條件並復牌,而該公司的情況亦不屬於或可延長期限的特殊情況。
 
16. 上市委員會於2019年8月15日審議此事;基於該公司未能在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復牌,上市委員會裁定須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的陳述

該公司的陳述
 
17. 該公司的主要陳述大致是其面對艱鉅且非凡困境仍為求復牌而作出不懈努力,因此該公司情況份屬特殊情況,理應獲准延長補救期。陳述的重點在於,該公司在舊管理層的領導下出現重大問題,包括可能的犯罪活動,但這些問題錯不在新管理層。同理,無辜的股東亦不應因為這些過去的問題而受到公司被除牌的懲罰。另一方面,自新管理層接掌以來,其並無浪費一分一秒,並且取得實際進展。然而,解決過去的問題(尤其是取回上海附屬公司控制權)所需處理工作已經並將會繼續耗費大量時間。因此,延期有其必要並且適當。
 
18. 此外,自2016年5月起,該公司現任管理層已採取措施令集團重掌控制權,並處理了前管理班子治下出現的問題。關於集團重掌控制權,該公司已能接掌深圳一附屬公司港龍生物技術(深圳)有限公司(港龍深圳),儘管登記更改法人代表及重建實際控制權的過程耗費約兩年時間。
 
19. 該公司在2016年11月開始就取回上海附屬公司控制權在中國提出法庭訴訟。該公司亦向香港警察、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局及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求助。該公司在某些方面取得成功,但在另一些事項上卻遇上阻力。接掌程序並非簡單直接 – 尤其在備受抗拒(儘管無真憑實據)的情況下,或要花上大量時間及資源。
 
20. 截至聆訊日期,該公司進一步成功取回其中一家上海附屬公司 – 上海數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數康生物科技)的控制權。撤換了法人代表,最近更得以閱覽公司賬冊及紀錄。然而,要接管上海數康生物科技的附屬公司 – 湖州數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湖州數康生物科技)預期需要下更多功夫,該附屬公司擁有多達人民幣10億元以上的集團資產。此外,另一家上海附屬公司 – 上海銘源數康生物芯片有限公司的接掌程序亦正進行中,就此該公司預期法庭於2019年12月底或之前作出有利該公司的判決。
 
21. 該公司稱,有關復牌條件的餘下問題主要源自要取回上海附屬公司以至集團其餘附屬公司的控制權殊不容易。例如,有關上海附屬公司的不確定性(包括無法取得其賬冊及紀錄)是導致核數師對經審核業績發表保留意見的主要原因。同樣地,一旦該公司取回對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可預見該集團就會有足夠的業務運作及資產令該公司股份得以繼續上市。該公司表示有證據證明上海附屬公司仍有許多僱員並繳納巨額稅款,顯示其擁有大量的業務運作及盈利能力。該集團亦擁有相當價值的土地資產。
 
22. 因此該公司堅信,只要能首先重奪其對各附屬公司的控制權,假以時日,其就能夠令人信服地處理所有其他復牌事宜。
 
23. 於聆訊中,該公司被問及其核數師對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綜合財務報表無法表示意見之事,尤其是儘管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部分大都涉及舊管理層所引致的問題,但對於港龍深圳在現任管理層重掌對其控制權之後一段期間的收入,核數師同樣無法表示意見。對此該公司的解釋是中國的醫藥/醫療保健業務有其特性,在中國銷售要通過中間代理商進行,因而影響了發票的處理方式。該公司已向核數師解釋當中情況,並確認有關安排絕無不妥,只是核數師仍在其無法表示意見聲明中提及該事。
 
24. 在聆訊中,該公司的口頭陳述承認並不清楚其要重新取回該集團的控制權,然後再解決任何有待處理的問題究竟需要多少時間方能完成。跡象顯示延期三個月在實際操作上並不足夠,因為許多事宜(例如核數師的工作)都不受該公司的控制,但十二個月則或許足夠,若還不夠該公司屆時大可按需要尋求進一步延期。
 
25. 就GL95-18而言,該公司指上市覆核委員會應酌情給予該公司更多時間,尤其是不應受限於GL95-18中所述或可延期的少數情況。
 
上市部的陳述
 
26.  上市部指出該公司承認未能符合所有復牌條件,以及該公司的情況亦不屬於GL95-18第19段中的特殊情況。
 
27.  上市部表示並不清楚該公司要取回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還需要採取什麼措施以及何時會採取該等措施。即使該公司能夠重掌對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a)尚不清楚針對未核實銀行結餘的法證調查何時可以完成、會有怎樣的調查結果,以及從中發現的任何問題是否可以補救; (b)該公司未能證明核數師提出的審核問題會得到處理;及(c)就《上市規則》第13.24條而言,尚不清楚若該公司重新取得上海附屬公司的控制權,其狀況會否得到改善,原因是沒有有關其經營和/或財務狀況的任何資料。
 
28.  上市部指出,現時《上市規則》適用於取消上市的條文及GL95-18旨在建立更健全的除牌框架。上市委員會制定政策的初衷是僅在特殊情況下才容許延期,以確保該框架有效和具公信力。GL95-18亦經由上市委員會批准通過。
 
29.  因此,上市部認為不應延長期限,而應當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意見
 
30.  上市覆核委員會稱該公司未能於2019年7月31日又或聆訊日期前符合任何復牌條件,根據有關規則可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31.  就是否給予該公司更多時間解決及符合復牌條件,上市覆核委員會裁定本個案的情況不應放寬期限。儘管該公司付出巨大努力以求取回該集團的控制權及符合復牌條件,但始終無法確定其重新取回全面控制權需要多久,亦無法確定其將要面對怎樣的結果,例如有關該公司尚無法調查的實體其財務或經營狀況等等。例如,儘管湖州數康生物科技於多年前持有大量資產,但實不清楚在該公司失去對其控制權的期間其資產狀況會受到什麼影響。因此,該集團不論在營運、資產抑或其過去和未來的經審核財務報表上始終籠罩著很大的不確定性。此外,該公司對其何時才可消除所有上述不確定性亦沒有任何可預見的具體時間表。按該集團目前的業務運作(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淨虧損約1,000萬元)及資產(2018年12月31日淨赤字約3,100萬元),就更不支持准許其延期。事實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該集團繼續錄得虧損,令其於2019年6月30日的淨赤字進一步惡化。上市覆核委員會亦指出,取回控制權本身並不會令所有有待履行處理的復牌條件因而得到解決。例如上文第23段所述,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的內容至少有一項仍涉及港龍深圳的收入(港龍深圳是該公司已取回控制權的附屬公司)。
 
32.  上市覆核委員會理解亦已考慮了新管理層面對的困難以及股東或會因公司上市地位取消而受到的影響。但是,《上市規則》條文及有關指引背後的政策初衷乃是要構建穩健的除牌框架,對於未能在規定期限內復牌的公司,那怕除牌或會對股東及其他各方造成影響,容許延長補救期的空間絕對不大。上市覆核委員會在行使酌情權決定是否允許個別公司有更多時間準備復牌時,這方面的政策因素應給予充分的考量。在本個案中,該公司的情況不符合GL95-18第19段所述的特殊情況。因此,綜合上述考量,都不應給予該公司再多的補救時間。
 
33.  上市覆核委員會進一步指出,即使從宏觀角度考量可能會行使酌情權准許延期的情況,其亦認為該公司的情況不適合或不應該延期,因為按上文所述,要取回該集團主要附屬公司的實際控制權到底需要多少時間仍極其不確定,而且即使該集團重新取得主要附屬公司的控制權,屆時該集團的狀況亦同樣不確定。
 
決定
 
34.  因此,上市覆核委員會決定維持上市委員會的決定,按《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該公司的上市地位。
 
請注意,上市覆核委員會的決定並不構成具約束力的先例,對聯交所或其他委員會(包括但不限於上市覆核委員會在其他事項上)的酌情權概無限制或約束。